嫌人生空虚只好拥有负累

树犹如此

半架空,时间轴不知乱不乱

因为一句借我孤绝如初见而起来干活的人就是我


不尴不尬,那层窗户纸就在那里,透出一指宽地、暖融融的光来。


身边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拼凑出如真似幻、热热闹闹地好光景来。三载时光亦如水,细水深流,将做事还带着奶气的少年郎用不着痕迹的笔打磨成意气风发的少年人。先是燕伍,完了是云青霄,霜雪映出玄甲熠熠的将军身形,是极淡的一把影。抑或是说,他们、他——他燕伍就像一把不带私情却又顽固不化的春风,即使只有一度,也端的是刻骨铭心;可若是叫他过了那扇堪堪虚掩的窗畔,照样也是如烟也似地说散就散。


三年前的沈越,三年前的长安,一千来个日夜,还来一个三年后...

祝你生日快乐

蓝河生日快乐!!

我流OOC注意

沐雨橙风 16:23:25

小蓝河! 

蓝桥春雪 16:23:28

我在我在……怎么啦苏女神? 

沐雨橙风 16:23:30

叫女神多见外,直接叫沐橙就行! 

沐雨橙风 16:23:32

[图片] 

沐雨橙风 16:23:34

嘘,我偷拍的! 

蓝桥春雪 16:23:36

哎?你们在做蛋糕? 

沐雨橙风 16:23:39

嗯嗯对呀,叶哥还不让我说,我 

沐雨橙风 16:23:42
哎呀呀他过来了!

苏沐橙头像灰下去,蓝河估摸着她要开...

记一次神TM展开的面基

叶修生日快乐!!!!!!!!!!!!!!以及河河生日倒计时!!!!!!!!!!!
我流叶蓝,双箭头还未交往的神展开
大概OOC带好避雷针




君莫笑 10:35:28
小蓝

蓝桥春雪 10:35:32
?怎么啦大神

君莫笑 10:35:34
下周有比赛,客场对蓝雨

君莫笑 10:35:35
要不要出来面个基

蓝桥春雪 10:35:39
啊?这……都可以啊?

蓝桥春雪 10:35:45
但是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特别特别明显的特征啊!万一大神你认不出来,那我就算真去接机了十有八九我也接不到你吧?

蓝桥春雪 10:35:50
要么我……照张照片发给你?

君莫笑 10:35:52
其实你举个写着“叶修...

“你想我了”

叶大大生日的预热小段子,倒数一天
我流叶蓝,傻白甜,已交往

蓝河嘴角一抽。
下午四点多,他刚睡醒,正准备给嚎个不停的儿子倒点猫粮,就听到嗡嗡嗡嗡——手机福至心灵地一声响。
于是认了命地把猫粮袋子丢到一边,强行无视吃了睡睡了吃的,油光水滑、肚皮滚圆如一个小西瓜的,正咬牙切齿地抱着猫抓板发泄不满的儿子。蓝河随手抽了张纸巾,使劲擦掉手指上的猫粮味儿,然后低头划拉了两下,解除锁屏,点进绿色的信息小图标里。
啊,来自叶修的,令人肉痛的越洋短信。

“你想我了”

用的是非常沉稳的陈述句。
蓝河:“……”
他对着手机沉默半晌,果断地飞快发了一行字过去。

“我如果说没有,那你会不会很尴尬?”
“会”

……
为什么这么...

ooc,我流已经认识两年然而那层窗户纸还没捅破的敦芥
这波可算是捅破了吧





敦用了很大力气把他的手攥在手心。
小他两岁的人反而显得比他还成熟一些,一步一步走的非常坚定,芥川觉得手心里升腾起蔓延着一丝丝他人身上的温热,这温热化为撩人的痒意正在苍白的手指之间生根发芽攻城掠地,他又无端想起振翅欲飞的鸟儿扑扇的羽翼,想起在风里呼啦啦一下毫无保留地全部展开的那一根根细腻而美丽的羽毛。
敦的声音不高,还有点微微的颤抖。



龙……之介。
我带你去一个我一直想给你看的地方,好吗。



像是害怕他会说出嘲讽的冷淡的拒绝似的,在那个只有两个字的疑问句的结尾处,敦的声音重重地沉了下去。
就像个病...

我流敦芥,有一小口太中混进去了
估计OOC,注意避雷

芥川的身体状况挺糟糕的。

敦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毕竟太宰早就把芥川的详细情报大喇喇告诉了他。
贫民窟,黑手党,硝烟与血;强制去杀戮,在过于苛刻的阴暗中,芥川被锻炼出能轻易杀死许多东西、异化过头的能力。
也正是因为这种用苛责锻成的双刃剑,芥川不堪重负的身体缠着病,经常咳个不停。
他又偏偏每一日都是黑色长风衣搭白色长衬衫,穿得很薄。

敦一听他咳嗽就着急,他真的是莫名其妙的急。
是比他自己不舒服的时候要急上那么百十来倍的那种又愤怒又关切又郁郁的非常复杂的急。
到后来敦有时隐约都觉得他自己的喉咙在跟着芥川干涩压抑一连串的咳嗽声一起,一阵一阵无法克制地作痛,...

写个同居已交往的敦芥自己爽爽,OOC和私设一筐

中岛敦,二十岁。
横滨的夏天,流金铄石。

中岛推门进屋的时候,屋里冷气开的很足,把他这会儿不合时宜地从外面带进屋里来的盛夏暑气呼呼地冲散了一大半。
打开空调给屋里营造出冰窖一样气氛的,自然不是什么谜之生物。
空调遥控器随意地丢在一边,芥川抱着一杯抹茶红豆冰颇心安理得地窝在沙发里。泉镜花前段时间送给中岛的毛绒绒抱枕尽职尽责充当着靠垫,芥川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地咬着勺子。

……把红豆和抹茶完全分开的抹茶红豆冰,还能叫抹茶红豆冰吗?

不动声色地想着,中岛把鞋脱掉,整齐地搁在玄关。

芥川今天倒是有意无意地套了中岛的白衬衫凑合着穿。
不过那件之于中岛来说算是修身的衣服,清瘦...

这世界也是有一类喝了酒就会变得很麻烦的人啊

失踪人口回归,大家好,在松沼死了一阵子lo主回来了。【其实是把密码忘了懒癌发作

回来写个叶蓝甜饼,OOC估计是有的

然而,管他那么多呢我写甜我开心


“卧槽,老……老笔,我chai、才没喝醉!酒呢?酒呢!我问,问,问你酒呢!再来十瓶也没问……嗝,题!”

春易老和笔言飞一左一右搀着个醉鬼,苦不堪言。

蓝河这人平时也就安安分分看起来是个乖巧清新明朗实诚的正能量小青年儿,谁知道烂醉如泥的时候简直是让人头疼的不安分。

这醉鬼正大着舌头一边儿吃风一边儿含混不清地嘟囔着分贝不小的胡话,再加上相比平日而言算是格外丰富的肢体语言,活生生一个行走的大麻烦。

“大春,大春你别这么看我啊大

过个元旦秀个恩爱

傻白甜,设定已同居
大家羊年快乐,咩咩咩

我蓝,今天蓝溪阁那边没招呼你跟他们一起跨年啊?
招呼是招呼了,不过老笔说有家室的人就不要出来浪了。
哦,善解人意,十动然决定下次野外刷野图B的时候手下留点情。
得了吧你什么时候留过情?双手离开你的键盘快点过来吃饭了。
记性不好啊小蓝?留过,当然留过,还留在你里面呢。
……我……桌上有红烧肉呢你说什么荤段子。
哥这是借了家室的题顺便一发挥,哎蓝河大大莫脸红啊?

都说暖饱思淫欲,酒足饭饱之后叶修往沙发上一窝,怀里坐着个蓝河,蓝河怀里抱着个夜雨声烦的Q版抱枕。
你怎么不搞个Q版君莫笑。
……一个君莫笑就够费心了,我为什么要搞两个,我闲做病的吗,啊?
哥现在就去818啊:急,老婆不愿...

你是约,约,还是约?

蠢极了,蠢极了,蠢极了
重要的事儿说三遍

君莫笑 02:03:55
兴欣后天客场对蓝雨啊

君莫笑 02:04:00
蓝大大约吗/酷

蓝桥春雪 02:04:25
你是不是掐着点故意把我吵醒的啊!!!卧槽我一点多才推完野图!!

君莫笑 02:04:30
哎哟,抱歉,没看时间

君莫笑 02:04:40
辛苦啊小蓝,看你任务量这么大,下次我把你们的野B抢过来帮你分担一下哈

蓝桥春雪 02:04:42
……

蓝桥春雪 02:04:53
论坛上说得好对,你的粉丝个个都有强大的心脏

君莫笑 02:05:00
那是,这么风流倜傥的散人号,联盟独此一家/得意

蓝桥春雪 02:05:02
……

君莫笑 02:05:03
哎我说,刚刚的问题你回答下呗

君莫笑...

1 2
© 情诗作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