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情诗作家

祝我十六岁生日快乐╰(*´︶`*)╯开心地搓一个小甜饼!
年龄操作 我流小芥虎敦

芥川最近常做梦。
梦里他仍只是个小孩子。
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梦里,又时不时地会闯进来一只大老虎。

老虎是白色的,一身白毛虽然不能算长,看起来倒是非常蓬松也非常柔软的样子。
这大猫雪雪白的皮毛好像带着亲和无比的源源不绝的暖意,这让人莫名其妙联想起在阳光下晒过的被子。
那些鹅毛大大方方藏在被子里,铺成一片理直气壮缠绵悱恻的柔软,铺成一片让人不愿起床的梦境。
这个比喻对于芥川来说真的是非常荒谬的了。
他怎么会知道鹅毛里子的阳光晒过的蓬松柔软的被子是什么样的呢?贫民窟可根本没有这些呀!
芥川在这最底层拥有的,充其量只有...

一见钟情

搞个学园paro玩!
想出梗就有下一更
我流敦芥无脑甜饼 OOC可能



呃,这,这可能说起来有点难为情……
我爱上了我的国文老师。
而且是非常俗套的……一见钟情。


太宰治笑眯眯地把门一推,理直气壮地蹭进1-F的教室里,对着所有的同学们兜售他那灿烂得像是没安好心的笑。大家对此也早就习以为常,并且心知肚明,他太宰治露出这种笑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于是都把目光挪到一边去,假装根本没看到这么个大活人。
太宰治于是用一种哭天抢地的口吻开始大哭可怜——我说你们一个个的!对太宰老师的情谊,就这种程度吗?老师好伤心啊——你说是不是啊敦君?
这会儿中岛敦手里捏着绿茶饮料的盒子,正一边喝,一边咬着吸管走神。结果...

富可敌国的小偷和一无所有的公主

空间看来的梗
没写完,暂时写不动了,TB不知道有没有C
我流敦芥,可能ooc

中岛敦是个……非常有职业道德的……小偷。

“敦君,你不觉得‘小偷’这种称呼……非常的老土吗。”

太宰治耸了耸肩,毫不留情地送给敦一个巨大的白眼。
其实硬要说起来,太宰应该算是带敦“出道”的老师。
他对敦这种异样的耿直带着一种半是唾弃半是嘉奖的态度,脸上带着的笑让人联想到老奸巨猾的一只老狐狸……
简直隐隐约约地都能看到他背后藏着的那条大大的狐狸尾巴的一角。

“哎?但是太宰先生,我本来就是一个‘小偷’啊……”
“……算了。在这种你听不进去的事情上果然没法跟敦君你较真啊!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徒弟嘛,谦让小辈我还是懂的。”

太宰嘴...

斯莱特林五年级的轰焦冻,收到的圣诞节礼物是一只站在槲寄生下头的绿谷出久。

HPparo,年龄操作
双斯莱特林,轰五年级,小久一年级
小胜是格兰芬多四年级的爆炸boy,偶尔搓个火球开个BOOM。茶子梅雨这些小可爱们都是其它学院的三年级小朋友啊哈哈哈
我流轰出,欧欧西,开心就好

圣诞节,啊,圣诞节。
啊啊啊啊啊!圣!诞!节!!
丽日御茶子双眼放光,唱出了咏叹调似的感慨。
陪着女伴在霍格莫德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晃悠着,蛙吹梅雨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围巾手套斗篷长袍,可谓是里三层外三层。
嘴巴里慢吞吞地啃着从大厨房讨来的小饼干,她眨了眨眼睛,歪着脑袋做出个写满
“无法理解”的表情……
小茶子肯定又有些奇奇怪怪的主意了吧?

小梅雨,小梅雨!
丽日亲热地叠声喊着梅雨的昵称,漂亮的眼睛眨呀眨,微微卷...

旁友,泡河神吗?

爱岗敬业的一个好河神我蓝,和一个通灵的(……)叶修巨巨。
随便写写,垃圾文笔,我流欧欧西

00.
如你所见,蓝河是一个河神。
嗯,其实在21世纪还从事这种情怀的(工作服是有些羞耻的正经古装的)职业,也是蛮不容易的。
真的。
不过吧,这都是情怀……情怀。

01.
其实吧,蓝河的这个河神当的还是很清闲的。
他的日常是非常平常的,手头基本没有什么大事要处理。
顶天了也就是偶尔去河流附近除个小鬼小妖什么的。
不如跳舞,上班不如跳舞。

反正蓝河从接到委任状到现在,上班就是摸鱼。
并没有什么卵事啊,想想有点失望呢。

02.
按照剧本,蓝河偶尔也是个童话故事里的耿直boy型河神。
譬如帮路过的樵夫捞个斧头问几个套路问题再送...

祝你生日快乐

蓝河生日快乐!!

我流OOC注意

沐雨橙风 16:23:25

小蓝河! 

蓝桥春雪 16:23:28

我在我在……怎么啦苏女神? 

沐雨橙风 16:23:30

叫女神多见外,直接叫沐橙就行! 

沐雨橙风 16:23:32

[图片] 

沐雨橙风 16:23:34

嘘,我偷拍的! 

蓝桥春雪 16:23:36

哎?你们在做蛋糕? 

沐雨橙风 16:23:39

嗯嗯对呀,叶哥还不让我说,我 

沐雨橙风 16:23:42
哎呀呀他过来了!

苏沐橙头像灰下去,蓝河估摸着她要开...

记一次神TM展开的面基

叶修生日快乐!!!!!!!!!!!!!!以及河河生日倒计时!!!!!!!!!!!
我流叶蓝,双箭头还未交往的神展开
大概OOC带好避雷针




君莫笑 10:35:28
小蓝

蓝桥春雪 10:35:32
?怎么啦大神

君莫笑 10:35:34
下周有比赛,客场对蓝雨

君莫笑 10:35:35
要不要出来面个基

蓝桥春雪 10:35:39
啊?这……都可以啊?

蓝桥春雪 10:35:45
但是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特别特别明显的特征啊!万一大神你认不出来,那我就算真去接机了十有八九我也接不到你吧?

蓝桥春雪 10:35:50
要么我……照张照片发给你?

君莫笑 10:35:52
其实你举个写着“叶修...

“你想我了”

叶大大生日的预热小段子,倒数一天
我流叶蓝,傻白甜,已交往

蓝河嘴角一抽。
下午四点多,他刚睡醒,正准备给嚎个不停的儿子倒点猫粮,就听到嗡嗡嗡嗡——手机福至心灵地一声响。
于是认了命地把猫粮袋子丢到一边,强行无视吃了睡睡了吃的,油光水滑、肚皮滚圆如一个小西瓜的,正咬牙切齿地抱着猫抓板发泄不满的儿子。蓝河随手抽了张纸巾,使劲擦掉手指上的猫粮味儿,然后低头划拉了两下,解除锁屏,点进绿色的信息小图标里。
啊,来自叶修的,令人肉痛的越洋短信。

“你想我了”

用的是非常沉稳的陈述句。
蓝河:“……”
他对着手机沉默半晌,果断地飞快发了一行字过去。

“我如果说没有,那你会不会很尴尬?”
“会”

……
为什么这么...

小友,一起困觉伐?

迷之修真,迷之武侠,迷之设定,不正经短打,垃圾文笔
赶在520之前发一颗我流叶蓝糖
OOC要O的漂亮


叶修优哉游哉的坐在廊前晒太阳。
手里头抱着千机伞,宝贝得跟抱着老婆似的。
人在江湖飘,飘了这么十来二十年,他还真的没什么信的东西。
哎,毕竟爱好甚多,贫道难免有些朝三暮四嘛,是也不是?
指不定早上我信那皇帝老儿真是个化形而来的真龙天子,到了晚上我突然就又觉得他只是个披着一身假龙皮趾高气昂装模作样的泼皮老狗啦。
人痞里痞气地笑,看起来心情甚好。
鼻子里还胡乱哼了个无甚章法的小调,曲调腻歪,蜜里调油似的缠缠绵绵。
他嘴边叼着绿油油的一片叶子,正悠然地晃来晃去。
同样是绿油油的新新鲜鲜的叶梗儿,被他咬在齿缝儿间,牙...

ooc,我流已经认识两年然而那层窗户纸还没捅破的敦芥
这波可算是捅破了吧





敦用了很大力气把他的手攥在手心。
小他两岁的人反而显得比他还成熟一些,一步一步走的非常坚定,芥川觉得手心里升腾起蔓延着一丝丝他人身上的温热,这温热化为撩人的痒意正在苍白的手指之间生根发芽攻城掠地,他又无端想起振翅欲飞的鸟儿扑扇的羽翼,想起在风里呼啦啦一下毫无保留地全部展开的那一根根细腻而美丽的羽毛。
敦的声音不高,还有点微微的颤抖。



龙……之介。
我带你去一个我一直想给你看的地方,好吗。



像是害怕他会说出嘲讽的冷淡的拒绝似的,在那个只有两个字的疑问句的结尾处,敦的声音重重地沉了下去。
就像个病...

1 2 3 4 5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