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情诗作家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上)

这only是一个amazing的脑洞………………(讲人话)
小美人鱼PARO,两发完结,再摸鱼就剁手




蓝溪阁是一片有名的海域,因为这里盛产人鱼。你没听错,就是人鱼,哥本哈根那儿的铜像活过来估计就是他们的样子了。

梁易春是这片海域的管理者,不过他不是人鱼。他是一个扮演着幕后BOSS角色的乌贼,但是由于梁易春真的已经活了很久很久了,估计有几万年了,所以他的身上多少有点魔力。这点魔力能让他短暂地变成人形,在海底走来走去。

他的副手里比较能干的一个叫蓝河。蓝河呢,是一条血统纯正的人鱼,长的也挺好看的,在蓝河自己的族群里也能称得上是一帅哥。

梁易春第一次见蓝河的时候,蓝河还是一条刚满几周岁的小人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还是个小孩子,所以肚皮圆滚滚的,动作也笨笨的。可是这个奶娃娃头发却特别长,发梢有点卷,颜色是比海水浅一点的水蓝色,一路拖到腰际。游起泳来它们就豪迈地散开,像是水藻混合了月光然后织成的大网。

到了蓝河过百岁生日的时候,梁易春郑重地宣布说,蓝河现在已经成年了,可以参加族里特有的活动了。女性人鱼们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他,蓝河温和地对她们笑笑,弄得几个小人鱼红着脸轰一下游得好远。

“蓝桥啊,”笔言飞过来和他勾肩搭背,“你这等姿色,为什么不考虑考虑上陆地找找配偶啊?之前那个叫车前子的货路过咱们海域的时候,还用那个啥小美人鱼的故事嘲笑我们呢,蓝桥你得为我们雪耻啊!”

“去,我又没有大春那样的腿,上不了岸的。”蓝河无视了笔言飞,又迅速地推开了突然凑过来的嬉皮笑脸的曙光旋冰,“就算我能多在海面上坐一会儿,缺氧的程度比你们少,上陆地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别介啊蓝桥!我们可以扮演你这条小美人鱼的姐姐,给你送刀子的!”

“你这是在诅咒我变成泡沫吗?”



实在拿笔言飞没办法,蓝河只好浮上水面,坐在月光底下,默默地开始……梳头发。

他头发本来就特长,刚才又被他们几个闹腾了一通,好几缕发丝都交缠在一起,想梳顺也相当麻烦。蓝河坐在海岸线旁边的礁石顶上,把他那展开了就跟一把特别华丽的扇子一样的鱼尾巴泡在水里。人如其名,蓝河披着一身深浅不一的蓝,从头发到尾巴,都是过渡色那样的湖蓝海蓝水蓝。尾巴上细小的鳞片在月光底下熠熠生辉,看起来特别好看。

“……这海上不是什么人也没有吗,准是笔言飞坑我,看我不回去揍他……咦?”

蓝河惊讶地看着逼近岸边的船,然后机智地跳回海里,听着轰隆一声,船竟然触碰在暗礁上,木板哗啦啦地掉下来,水疯狂地涌入舱内。

蓝河不是不想救他们,而是凭着一己之力难以救出那些船上的水手和客人。有几个水性好的倒是游走了,蓝河躲在礁石后头静观其变,打算等一会儿水静点,过去能救一个是一个。

……然后他就真的只救了一个。


救上来的人穿着挺豪华的,袖子上里三层外三层的荷叶边,胸口的装饰镶金嵌银的别提有多华丽了。脑袋上还歪歪地扣着一个王冠,蓝河估摸着这一个东西就有好几斤重。他费力地拽着呛了水的男人往岸边游,然后把他推到岸上,努力地把他肚子里的水给清出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善哉善哉。

蓝河啊,你是一条西方的人鱼好吗,哪儿来这么多佛教的说道。


衣服太紧了挺碍救援工作的事,蓝河就三下五除二地扒掉这个王子一样的家伙的衣服,嘿咻嘿咻给他控水。完事儿了蓝河也累的气喘吁吁的,浮在水里,仔仔细细看看眼前的人。

这家伙有黑眼圈,是不是喜欢熬夜啊。

胡子没刮干净,准是没有女朋友。

……还有肚腩。

蓝河在心里狠狠嫌弃了一把有肚腩的王子。你既然是个王子,总得有几块腹肌吧,出息呢。

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叫叶修的家伙会让他未来的生活发生多大变化。


TBC

评论(14)
热度(33)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