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中)

http://tokiha.lofter.com/post/200f38_1078840 ←前篇走这里。

…………等,我记得我自己说的是要两发完结啊??怎么变成三发了……??

尾巴变腿的梗来自 @波波波波子  姑娘,写出来一看觉得好逗比啊XD





蓝河本来心就比较好,而且天天在海里呆着他也没什么事儿干,回去了也是无聊,况且这会儿也不困,干脆就守着这个人类在礁石上坐了一晚上。到了快天亮的时候,蓝河终于觉得有点困了,揉揉眼睛,准备滑溜回海里睡觉去。

结果好死不死的,这个人类醒过来了。

“哎,哥竟然没死啊?”

废话,你要是死了,我费这么大劲儿把你这个货救到岸上来是为了什么。蓝河翻了个白眼,保持着小美人鱼铜像的姿势继续杵在礁石上。 

他坐的位置挺高的,海岸上的人非得抬起脑袋才能瞅见那一条光润润的鱼尾巴。算了,好人做到底,蓝河敏捷地跳回海里,游到岸边,轻轻地喊了叶修一声。他还迷惑了一下喊什么比较好,因为他压根不知道这个人类姓甚名谁, 所以蓝河就用一个字言简意赅地吸引了一下大难不死的人的注意力。

“喂。”

“哟,是你救的我啊?谢谢谢谢,回去铁定报答你。”那个人类从沙滩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沾着的沙子,回头瞅一眼蓝河,“哎,见到我的衣服没?大早上的有点冷。”

……对哦,我好像没给他把衣服穿回去,而且,刚刚那件衣服好像被塞壬她们给劫走了。蓝河想了想,就干脆一猛子扎回海里去了。他记得梁易春有几件成年人能穿的衣服,应该能给眼前这人凑合凑合。

“啧啧,就这么把我抛下了,真绝情啊。”瞅着人鱼一下子消失在翻涌的波浪里,叶修就干脆光着膀子坐下了。他不觉得这条人鱼会真的就这么逃走,不过他其实对这个感觉也没多少把握。





“——呜呜呜蓝桥!!你没挂啊!?”

看见游过来的蓝河,笔言飞大呼小叫着扑过来,死死抱住他,把脸上的鼻涕眼泪尽数往蓝河身上蹭。

“我当然没挂。我说老笔啊,你先起来一下,我要去找大春一趟。”

蓝河习以为常的把笔言飞推开,然后扯过一根水草往笔言飞湿漉漉的脸上一通招呼,末了就去找梁易春了。

“哎,我说蓝桥啊,这一晚上你干嘛去了?”

把水草随手往珊瑚群里一丢,忽视游过的鱼儿愤怒的表情,笔言飞跟着蓝河一路往前游,好奇心大起地问了一句。蓝河僵了一下,“你说让我去泡妹子,可我除了一个落难王子以外,连妹子的衣角都没看见,就在海上坐了一晚上。”

“什么,蓝桥你还泡上了个人类王子?这可太好了,咱们的仓库的金银储存量就能大增了。”笔言飞明显没有把蓝河说的话当真,嘻嘻哈哈地绕着蓝河游了两个圈子,“那你现在回来是干嘛啊?还得找大春?”

“好人做到底啊,”蓝河抬起手敲敲梁易春家的大门,瞅着在水流里晃动着的趴在门上的海星形风铃,退后一点等着梁易春给他开门,“不能让人家堂堂一个王子打赤膊啊。”

“我们蓝大大就这么被嫁出去了……,车前子,我和你不共戴天!”

“笔言飞,你再说一遍。谁嫁出去了?啊?”

“啊啊啊蓝桥你别拧我耳朵啊对不起我错了……好疼好疼快松开我!!”




“谢谢了,大春。”

蓝河微笑着拿起一堆衣服出了梁易春家的门,身后跟着泫然欲泣捂着耳朵的笔言飞。笔言飞红着眼圈幽怨地看蓝河一眼,“蓝桥你这是重色轻友的表现!”

“哦,你原来是友吗?”

“……”

看看笔言飞一脸受挫的表情,蓝河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点开心。他抱着手里被梁易春施了法,一时半会儿还湿不透的一堆衣服,速度很快地往海面上窜,顺带甩掉了笔言飞。他觉得如果自己慢了,那个王子可能会拍拍屁股走掉,就辜负了他好心好意借来的这堆衣服。

抱着手里的东西蹭到岸边,瞅瞅试图点燃湿透了的卷烟的叶修,上不了岸的蓝河只能趴在海岸上,伸长了胳膊努力地把卷成一卷了的衣服给人塞过去。他的尾巴无意识地啪嗒啪嗒拍着水,水花儿溅起来又尖叫着落在礁石上,这点声音倒是吸引了正在思考人生的叶修。他站起来往蓝河的方向走,蹲下来从容不迫的接过衣服,又用空着的手揉了揉人鱼的脑袋。

“谢了啊。你刚才为什么不喊哥一声啊?那样你不也省事儿。”

靠,我把这人听得懂人鱼语这茬儿给忘了。蓝河感到了自己的逗比,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搪塞。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啊,怎么喊,喊‘喂’吗。”

“哦,问名字啊,你直说嘛,弄得跟周泽楷似的。”叶修百无聊赖就顺手把点不燃的那卷纸烟叼嘴边了,“我叫叶修,只是个路过的王子,不要太崇拜哥啊。”

谁崇拜你,蓝河想,我都快don't want see you anymore了。

“你也来个自我介绍呗,礼尚往来啊。”叶修一边展示着他没什么料的身材一边穿着衣服,低头看着只有一颗脑袋露出水面的蓝河。蓝河往礁石那边游了游,用一种“谁也不造我是怎么上去的”酷炫姿势秒秒钟坐在了礁石顶上。

“你叫我蓝河就成了。”蓝河维持着一张百年不遇的酷炫脸俯视着这个王子,“没什么礼尚往来不礼尚往来吧,一直都是我给你礼,你没往来啊。”

“是吗,这么一说哥觉得有点对不起你啊。”腆着脸皮扣好胸前的扣子,“我说小蓝河啊,想没想过到陆地上走走?”

“没,被那个小美人鱼的故事给弄得留下阴影了。”蓝河从容地数着尾巴上深蓝色鳞片的片数,“而且我也没有腿啊,上什么岸。”

“就问你,想不想上来一趟啊?无毒副作用无痛苦的。”

“有那种机会的话,就上去呗。”蓝河漫不经心地答,把尾巴垂到水里去,继续拍打着海水,发出啪嗒啪嗒的水声。

“哎,我说蓝啊,从那块石头上下来,哥这个视角看着不舒服。”叶修现在想看看蓝河都得仰着脑袋,身为一个常年闭门不出的人他觉得脖子挺酸的。

“刚刚都得我仰视你,现在让你这个人类也感受一下我的感觉!”蓝河来了劲儿,坐在石头上巴拉巴拉地说,颇有几分他的偶像黄少天的气势。一口气把能想到的槽都给说完了,蓝河才从石头上跳下来,浮到叶修面前,抬头盯着他。

“好了,我下来了。你现在要干什么?”

“礼尚往来,把你弄上陆地啊。来来来,好蓝啊,尾巴让哥摸一把。”

嘴里说着手上也不停,叶修尽量伸长了胳膊弯下腰去碰蓝河泡在水里的大尾巴。一摸不要紧,蓝河那条引以为傲的鱼尾还真成了两条人类才有的光溜溜又白皙的腿。

叶修赶紧伸手捞着没反应过来显得有点惶恐的原人鱼,笑呵呵地把他给拎到岸上,再扶住了。

“蓝啊,底下不觉得凉吗。”

“……叶修你大爷的!?”

蓝河只恨此刻没有带上笔言飞说过的那把匕首。



TBC

评论(1)
热度(27)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