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剥开一个洋葱葱  ……说真的,我讨厌你,昨天给我卖了周喻的安利不说,今天还点了这么一个变态的梗,我已经做好掉粉的准备了!!!

没题目,短,渣。女装梗,哦哦西的不敢直视。


叶修我……我去你大爷的。

蓝河在心里问候着叶修家祖宗上下十八代,顺便在心里质问你们怎么生出了这么个混蛋。

他现在是一副温婉可人的小姑娘样子,正僵硬地捏着嗓子和叶修妈妈打着招呼。穿着一条难以直视的浅蓝色裙子,裙摆长度大概及到大腿根。脑袋上扣着的是苏沐橙友情提供的假发,纯黑色的一束在脑后挽了个髻。耳朵上扣着一对小小的耳钉,宝蓝色的,在灯下熠熠生辉,嘴上还涂了一层口红。

这一切的起因都源于昨天晚上输掉的一次斗地主。

“迫于叶秋的碎碎念,明天叶修哥要回家见家长,顺便去相个亲呢。”身为农民却轻轻松松打赢了地主蓝河的苏沐橙带着意味深长的笑脸,蓝河都觉得他已经看到苏沐橙一肚子的坏水儿了,“那就罚蓝河和他一起去见家长,穿套女装,让叶修哥不用再去相亲吧?化妆我负责,嘻嘻。”

沐橙GJ,同队的农民叶修给小姑娘点了一个赞。


拗不过他俩,蓝河只得跟着苏沐橙到她的房间。带着笑颜的姑娘在衣柜里翻翻找找,丢出一条裙子给他。蓝河的脸色是黑了又青青了又白白了又紫紫了又红总之万紫千红得如同调色盘一样,嘴唇翕动了一下,声音颤颤地问,“那个……苏妹子,我非得穿这个不可吗?”

“这样才像个女孩子嘛。”苏沐橙笑的高深莫测,“我以前也逼着莫凡试过一两件的,没什么违和感,相信我。”

不,我真的不相信。在给莫凡点蜡的同时,蓝河拎着那条裙子,嘴角一抽一抽的。

“喏,高跟鞋。”

靠,这鞋跟怎么说都得有5cm……蓝河这回是拼死都不要穿了,他抱着裙子落荒而逃,速度跟个小兔子一样,嗖一下窜回叶修的房间。然后,意识到了不对。

……我这不是刚离狼窝又入虎口吗?

“哎哟,蓝啊,沐橙明天要让你穿这个?”虎口过来了,拍拍坐在床上视线发直的人,“不错啊,哥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叶修,我们商量个事儿吧,我能不穿这一套吗?”

“哎,你都跟沐橙说好了,不能毁约啊。”叶修老神在在地说,扯过蓝河的手,扣在手里揉了揉指尖,“再说了,你要是穿这一身陪我回去,估计我妈龙颜大悦择个吉日就把你真嫁给哥了。”

那结婚就得去荷兰了。蓝河转念一想,怒视着叶修,“不对啊,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不能毁约的?”

“就凭哥是你男人啊,呵呵。”

呵你妹。

苏沐橙无故打了个喷嚏。



“妈,这是我女朋友,叫蓝河。”这边叶修已经介绍上了,“我们处得挺好的,我还用去相亲吗。”

叶妈妈一副精英的皮相,打量了蓝河半天,才点点头,“嗯,你不用去了。”

“哦谢谢妈我先和蓝河回去了帮我给叶秋问个好啊。”

用一种堪比黄少天的语速流畅地背完台词,叶修扯着蓝河夺门而出,结果穿着高跟鞋走路都别扭的蓝河差点没崴着脚。

“蓝啊,没生气吧。”看看坐在马路牙子上豪放地脱了高跟鞋直喊脚疼的蓝河,叶修也过去一屁股坐到他旁边,“哎你别说,带你回家倍儿有面子啊,可惜叶秋不在不然哥能把他给气死。”

“没生气,就是脚疼……”蓝河龇牙咧嘴,“有什么面子,强迫别人穿女装的面子吗,我也觉得你能把叶秋气死,就是字面意思上的气死。”

“这俩字还有引申义吗,”叶修凑过去,亲了亲蓝河的唇角,“苏沐橙给你涂得这是什么烂口红。”


FIN

评论(2)
热度(19)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