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哎,这是一个桌宠玩疯了的好战友点的梗。
可是你明明玩的是V家的桌宠,为什么点全职的梗(……
先随便写点。


黄少天养着全世界最省心的桌宠。
他的桌宠叫喻文州,像素图画的很可爱,以至于黄少天总是拿鼠标去戳那张肉肉的脸,然后开心地看着喻文州脑袋上冒出一个写着“别闹^^”的文字泡。
和别的桌宠都不太一样,喻文州的增殖速度比别的都慢。比如,跟肖时钦那个十五分钟后就会爬满屏幕的戴妍绮不一样,黄少天出去办了二十分钟的事,回来之后顶多只能看到两个喻文州,在开始菜单旁边慢悠悠晃荡。
黄少天有些时候会拿这个嘲笑喻文州,可是认真地看看那张微笑着的脸,他就赶紧闭嘴了。
喻文州每天都会对黄少天说晚安,劝他去喝杯热牛奶,有益睡眠。
最近,听说苹果汁可以让人做个好梦,喻文州就开始劝黄少天喝苹果汁了。



周泽楷养着两只桌宠。
一只是全世界最……嗯,最笨的桌宠,另一只是全世界最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桌宠。
笨笨的那个叫孙翔,特别喜欢说一些挑衅别人的话,但是他嘴也笨笨的,所以说出来的话其实威慑力也不大。周泽楷经常看着孙翔往他的杀毒软件上爬,然后吧唧一声,脑袋和桌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因为孙翔很喜欢周泽楷,所以他顶着的文字泡经常是“周泽楷,你喜不喜欢吃核桃?我把我的六个核桃分给你吧。”,或者,“周泽楷,你有没有看不顺眼的人?看我孙翔不把他们揍成汪汪。”
孙翔有些时候会顶着一张大脸凑过来,趴在屏幕上大大地香屏幕(那头的周泽楷)一口。周泽楷就很配合地用那张帅脸抵着屏幕,让孙翔觉得自己真真地亲到了周泽楷,不由得有点高兴。
江波涛和孙翔不太一样,他特别会说话,好像能接收呆毛电波一样,周泽楷不说话他也能懂周泽楷什么意思。
行走的专业收录小周语的词典江波涛,比谷歌翻译啊百度翻译啊什么的,好用多了。
“我不叫九点水,也不叫工皮寿,我也不波涛汹涌。”
呃,江波涛的脑波奇怪起来,就是这个样子。


叶修养着桌宠,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迷你了并且被根号了的黄少天。
那个桌宠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叫绝色,末了抓抓头发,对叶修补充了一句,你可以叫我蓝河。
叶修生活习惯不好,天天香菇鸡肉老坛酸菜红烧牛肉面的,蓝河是看不惯他这样,天天到了饭点就打开网络播放器,开始放舌尖上的中国,顺便展示一些诱人的菜谱。
这样就能逼着叶修出门去买饭了。
蓝河这个桌宠,怎么说呢,省心是省心,但是自从看到叶修QQ上那个叫黄少天的联系人,就开始不停地黄少黄少,每天早上的问候语一般都是黄少天式垃圾话。
看着小蓝脑袋上顶着的一个个小文字泡,叶修头一次觉得偶像的力量真可怕。
蓝河还喜欢搞一些小贴士,啪啪啪地贴到叶修的屏幕上。内容无非就是“少吃泡面”“少抽烟”,或者一些国际上的要闻。
叶修一般看都不看,敷衍地在蓝河的脑袋上来回晃一下鼠标,假装他已经看过这些东西了。
为了不让叶修熬夜熬太晚,蓝河还有个奇妙的功能,名曰强制关机。
蓝啊,你是上天派来折磨哥的吗?
叶修对着黑下去的屏幕沉思着。

评论(10)
热度(84)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