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情诗作家

……结果我蓝还是没出场啊!???我不开心。

小段子,有私设。



蓝河是被一通越洋call给叫醒的。

他摸索着去找手机,眼睛都没睁开,手在枕头旁边一通刨,最后把手机从夜雨声烦小抱枕底下翻出来了。被笔言飞称为火腿肠的HTC还在震动着,系统音响个不停。

“……喂?”

“听这架势,小人是不是打扰蓝河大大睡觉了?”

蓝河猛一激灵,直接从被窝里坐起来,对着电话来了一句“叶叶叶叶叶叶修!?”

结果电话那头砰地一响,还听到了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在那边说叶修你吓死老子了。蓝河大气都不敢出,紧紧攥着手机,就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儿伴着叶修的声音传过来。

“哎,我听着呢。蓝啊,别那么激动,刚刚你那一嗓子,直接把乐乐FlappyBird新纪录给吓没了。”

“哦……”蓝河弱弱的回答,结果仔细想想发现不太对劲。“明天没有比赛吗?我看看时间……哎卧槽,这要换算成你那边的时间不是挺晚了吗,怎么还不睡啊?这样明天还能精神抖擞的面对国际友人吗?”

“得了,别学黄少天了,哥现在一开门就能看见他。”蓝河竖起耳朵听动静,一阵小声音之后他觉得叶修好像换了只手捏着电话,“蓝啊,想哥没?”

末了那边又传来不清晰的一句,“我说乐乐你没事儿吧,想吐出去吐啊,你来哥这里串个门还要留纪念品吗?”

蓝河咧开嘴有点冒傻气地对着手机屏幕笑,“想啊,一想到叶修同志现在要面对各大资本主义国家派来的人物我就有点担心,叶大大行不行啊?”

“蓝河同志放心吧,哥不会正面对付敌人的,”火机咔哒一响,蓝河不用闭眼睛都能想象出来叶修在那边懒洋洋叼着根烟的样子,“最可怕的问题是,这里不卖我常抽的牌子。”

“天道好轮回啊,烟瘾犯了也没人救得了你了!”

“蓝啊,你是在说你自己不是人吗?”

“呸!”蓝河没忍住,往床上一倒哈哈笑出声,那边只传来电流滋滋啦啦的声音,也是很静。他清了清嗓子,句尾上扬着对叶修说,“叶修,你不带着队拿个世界冠军,就别回来见我啦!”

“好,哥保证完成任务,一定给小蓝一个能拍着胸脯说世界冠军队的领队是我男人的机会。”

“叶修大大这话说得,让人有点心动啊。”蓝河觉得自己都要笑的看不见眼睛了,“我等你凯旋啊!”


评论(1)
热度(42)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