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只有今天,全听你的

给老叶提前写个生贺,流水账


叶修觉得挺奇怪的。

他今天一大早起来就颓废地窝在电脑前面,烟抽的也很厉害。烟灰缸里都堆了一堆烟头了,结果蓝河却没怎么说他,倒是麻利地拎走烟灰缸,把烟头清干净,再重新放到叶修手边。

这算什么,鸡给黄鼠狼拜年?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叶修干脆又找了桶方便面泡上,要是在平时蓝河早就一边数落着一边把整桶面给没收了,可蓝河现在却没什么表示,腰上系着叶修从地摊上随手买的印着土的一逼图案的围裙,拿着拖把一路从阳台拖到走廊。

哎哟,这到底是怎么了,以前也没见过这么宽松的政策啊。沐橙看的那个动画叫名侦探什么来着,是不是有必要翻出来看一遍锻炼一下刑侦能力?

叶修把只剩了一口酱汁的面碗扔到垃圾桶里,瞅着他俩养的猫慢悠悠地从桶后头晃出来,显然是刚吃完妙鲜包的满足样子,亲昵地蹭他的腿。

今天几号啊,不是四月一号吧?大少爷怎么也这么听话啊?叶修有点纳闷,他低头去揉猫小小的脑袋,换回来一声黏腻的“喵”。


晚饭。

蓝河正把热腾腾的菜从厨房端出来,叶修偷眼看看蓝河,再扫一眼桌子。

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蓝河宴也……

今儿太阳一定是打北边出来的。叶修言之凿凿。


哎,蓝啊。今天什么日子怎么连蛋糕都摆上了?

……你生日啊?蓝河刚往嘴里填了一筷子菜,腮帮子鼓起来,含含糊糊地答。杂志上不是有写吗?合着我纵容叶大大你一天你居然没意识到??

哥日理万机,天天都要担心老魏从蓝溪阁那里抢B的战绩,一时疏忽。上了年纪记性不好,望蓝河大大谅解啊。

唉……蓝河叹了口气,起身去拿那把塑料的刀子切蛋糕。

过了一会儿一碟蛋糕就搁到叶修的脸前了,还伴着一个印在脸侧的吻。

叶修,生日快乐!我爱你。蓝河抬手抓抓头发,笑得眉眼弯弯。


对了叶大大,今天抽的烟挺多的,明天不许抽。

饭后,蓝河一边洗碗一边下最后通牒。

评论(1)
热度(41)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