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情诗作家

写个同居已交往的敦芥自己爽爽,OOC和私设一筐



中岛敦,二十岁。
横滨的夏天,流金铄石。

中岛推门进屋的时候,屋里冷气开的很足,把他这会儿不合时宜地从外面带进屋里来的盛夏暑气呼呼地冲散了一大半。
打开空调给屋里营造出冰窖一样气氛的,自然不是什么谜之生物。
空调遥控器随意地丢在一边,芥川抱着一杯抹茶红豆冰颇心安理得地窝在沙发里。泉镜花前段时间送给中岛的毛绒绒抱枕尽职尽责充当着靠垫,芥川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地咬着勺子。

……把红豆和抹茶完全分开的抹茶红豆冰,还能叫抹茶红豆冰吗?

不动声色地想着,中岛把鞋脱掉,整齐地搁在玄关。


芥川今天倒是有意无意地套了中岛的白衬衫凑合着穿。
不过那件之于中岛来说算是修身的衣服,清瘦而纤细的青年穿上的时候就显得有些松松垮垮了。
中岛早不是当年那个身无分文的毛头小子了,自然衣服也不是像当年那样只有“各位给你拼凑起来”的那几件,所以也不至于没了这件衬衫就什么衣服也没得穿。

衬衣一排细小齐整的扣子一直扣到最上面的那一颗,苍白得近乎病态的皮肤严实地藏在衣料下面,这时候中岛觉得,严丝合缝的领口真是人间的一大灾难——正因为有它们,导致他这会儿是没法亲眼确认,芥川白皙纤长的脖颈上是否还留有昨天晚上认真地舔吻出来的那点小炫耀了。

芥川黑曜石一样黝黑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舀了那么一小球抹茶放进嘴里。
然后,第三百二十四次——
芥川又咬了咬勺子。

你回来了啊,人虎。

呃,可能冰沙里那种没打碎的冰沙——就是那种,一用勺子碰就会沙沙作响的不均匀的冰碴子,都不比他的黑猫冷冰冰的语气更冷,中岛在心底郁郁地叹了口气。
啊,见外的口气,冷淡的表情。
难怪屋里冷得像冰窖,毕竟除了嗖嗖吹着冷风的空调,这儿还有一座冰山在沙发上岿然不动呢。
中岛早就习惯了芥川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所以他也只在心里咕哝了一句,脸上表情倒没什么变化。
他只是蹲在沙发前,仰起脸对着芥川笑了笑。
嗯,我回来了,龙之介。

黑色的眸子微微一缩,心满意足地,中岛成功地看到了——怔住的芥川。
青年淡漠的表情稍有些绷不住了。不过那也只是一瞬之间的事情,毕竟芥川是个很擅长控制自己的人。
他又往沙发里缩了缩,“嗯”了一声。



我最喜欢的猫,恰好最讨厌狗。
不过,这好像也没什么。

从上而下地,手指不急不慢地一点点划过青年因为消瘦而显得硌手的脊背,就像贪食蜜糖的蜂鸟亲吻花朵。
中岛漫无目的地想着,低头用嘴唇蹭了蹭芥川柔软的黑发。

我可是老虎啊。

评论
热度(50)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