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情诗作家

我流敦芥,有一小口太中混进去了
估计OOC,注意避雷

芥川的身体状况挺糟糕的。

敦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毕竟太宰早就把芥川的详细情报大喇喇告诉了他。
贫民窟,黑手党,硝烟与血;强制去杀戮,在过于苛刻的阴暗中,芥川被锻炼出能轻易杀死许多东西、异化过头的能力。
也正是因为这种用苛责锻成的双刃剑,芥川不堪重负的身体缠着病,经常咳个不停。
他又偏偏每一日都是黑色长风衣搭白色长衬衫,穿得很薄。

敦一听他咳嗽就着急,他真的是莫名其妙的急。
是比他自己不舒服的时候要急上那么百十来倍的那种又愤怒又关切又郁郁的非常复杂的急。
到后来敦有时隐约都觉得他自己的喉咙在跟着芥川干涩压抑一连串的咳嗽声一起,一阵一阵无法克制地作痛,而且心底着急忙慌翻滚着急躁愤怒和忧虑。
这种急躁带来的并发症越发明显,敦看着芥川捂着嘴的样子都会无意识地觉得喉咙撕裂一样的痛,甚至到后来连他的胃都开始一阵阵地疼痛——为了芥川而疼痛。
敦焦灼得就像个没头的热锅蚂蚁,他真的特别想把芥川裹到被子里,裹紧。
裹成春卷。

敦手里拎着给镜花带的两份可丽饼,鞋脱下来老老实实整整齐齐摆在宿舍的玄关。他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高一声低一声很有节奏地叹气,自暴自弃地问镜花说小镜花呀你说我这个样子算什么。
镜花才刚丢掉包着可丽饼的塑料袋。她撕掉一点外层的纸皮,用好看的大眼睛乜了他一眼,叼着一口沾满奶油的甜食晃晃悠悠转了身。
她跪在地上,往前趴着,吃力地在高高的一堆乱七八糟的报纸里扒来扒去。最后扒出印着星座运势的那一版来,镜花一口咽下甜点,认真地用手指使劲戳着上面的「恋爱运势」专栏的“恋爱”两个加粗的粉色大字。

啊,原来如此,是恋爱啊!诶,不对,那个,等等!?小镜花,你说这是,恋……恋恋恋、恋爱!?

小姑娘老成地点点头,敦顺理成章地就懵了。

敦第二天就老老实实跟太宰讲了,视死如归地坦白说太宰先生我好像是喜欢上芥川了。
太宰看起来一点不惊讶,哈哈一笑接了一句,说,这怎么了,我当年跟中也一块的时候也就是这么莫名其妙看上中也的。
敦点点头,心里总觉得太宰笑得活像个发现“儿子长大了知道拱别人家白菜了”的欣慰的单身爸爸。
可别小瞧喜欢找事的单身爸爸啊,中岛敦同学。

——后来,不出五分钟之内整个武装侦探社都知道敦喜欢芥川这事儿了。

敦继续热锅蚂蚁,焦灼地问侦探社的同僚(兼临时恋爱顾问)们,我一听芥川咳嗽就不舒服,怎么办?
太宰老神在在地笑笑,这个简单,我们帮你选点表达心意的礼物。刷,一下子敦的眼睛都亮了,结果太宰像个狐狸一样微笑着继续说,不过礼物钱需要敦君自己报销哦。
咔,那点眼睛里期待的亮光马上就暗下去了,敦摸摸钱包,含泪点头。
他的老婆本今天估计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与谢野医生带着镜花去了趟百货大楼,挑挑拣拣东游西逛,一大一小两个人逛了整整一下午,最后给芥川选了条材质不错的白围巾。
还给镜花买了件新的和服。与谢野满意地弯起眼睛,把包装得漂漂亮亮的围巾塞给敦,全然不顾敦脸上肉痛的表情,发丝间的蝴蝶翩然欲飞。
她和镜花选的那条米白色的围巾,在边角处印着一朵梅花似的一小团不起眼的黑色猫爪印,也不知道是不是与谢野故意为之。
国木田嘴角一抽一抽的,表情古怪,在那张恋爱运势上刷刷刷写了几种能止咳的药草,把报纸递还给敦。
谷崎和直美就不用说了。兄妹两个因为那次和樋口的交手,对芥川的印象一直都不是很好。
不过直美还是亲手挑了盒姜茶,精致地包装起来塞给了敦。

乱步笑呵呵地正准备给他一袋子蜜桔(贤治亲手摘的),就被太宰拦下了,太宰相当语重心长地告诫说,乱步啊你要知道敦君是去告白的不是去送死的。
蜜桔就被换成了一支开得特别漂亮的红玫瑰。

樋口蹙着眉,冷冷地盯着敦。她问,你来干嘛?
女人撩了撩金色的头发,透过墨镜凶巴巴地盯着敦,恨不得用眼神把他全身上下捅出成千上万个窟窿。
敦紧张兮兮地咽了咽口水,豁出去了一样地喊起来,我……我我我我!我!找!芥……
——你找我?

敦心里一咯噔——我话都没说完呢你怎么就出来了!
然后他听到芥川又咳嗽起来,小老虎心马上就揪起来了胆子也马上就肥了,嗷呜一声不管不顾干脆利索就是一声大喊。

芥川!我喜欢你!希望你也喜欢我!
还有就是希望你以后穿厚点!
不想穿厚的话你看我这里还有个围巾送给你,我知道你喜欢喝茶这还有个姜茶也送给你,还有就是,呃那个,还有就是……

像个漏气的气球或者是卡带的磁带,敦坑坑巴巴地卡了半天,深呼吸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把玫瑰递过去,动作僵硬得像个手足无措的小学生。

这个,也送给你。

评论(12)
热度(58)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