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情诗作家

小友,一起困觉伐?

迷之修真,迷之武侠,迷之设定,不正经短打,垃圾文笔
赶在520之前发一颗我流叶蓝糖
OOC要O的漂亮


叶修优哉游哉的坐在廊前晒太阳。
手里头抱着千机伞,宝贝得跟抱着老婆似的。
人在江湖飘,飘了这么十来二十年,他还真的没什么信的东西。
哎,毕竟爱好甚多,贫道难免有些朝三暮四嘛,是也不是?
指不定早上我信那皇帝老儿真是个化形而来的真龙天子,到了晚上我突然就又觉得他只是个披着一身假龙皮趾高气昂装模作样的泼皮老狗啦。
人痞里痞气地笑,看起来心情甚好。
鼻子里还胡乱哼了个无甚章法的小调,曲调腻歪,蜜里调油似的缠缠绵绵。
他嘴边叼着绿油油的一片叶子,正悠然地晃来晃去。
同样是绿油油的新新鲜鲜的叶梗儿,被他咬在齿缝儿间,牙齿不急不慢地磨着。
磨着磨着,便磨出一些儿草叶特有的涩苦味,散在嘴里。


然而他其实并不是什么道长。
自称贫道只是为了应和他唯一死心塌地相信的一句人生信条而已。
恕我直言,他的人生信条真的是非常实诚,同时也真的是非常欠打和……非常垃圾。
言归正传,他的人生信条,就是那坦荡荡响亮亮的,七个大字。
“死道友不死贫道”。


方锐手往宽大的袍袖里一抄,左胳肢窝下头夹了个小马扎,右胳肢窝下头夹着林敬言进贡的那兜新鲜的香瓜子,也晃悠到廊前。
就手把小马扎放下,一屁股往上一坐,把包着瓜子儿的纸包放膝头上,方锐雄风赳赳地摆出大爷做派,顺着翘了个吊儿郎当的二郎腿,开始嗑瓜子。
满脸写着耿直的方大侠幸福地坐在暖融融的大太阳底下,两条腿往前伸直,慢吞吞地晃来晃去。
然后他动作潇洒,行云流水,倜傥不羁地……
啪啦啪啦把瓜子皮磕了一地。

啪啦啪啦,一把瓜子皮天女散花似的,充满了艺术的美感地,乱七八糟撒在陈果辛辛苦苦刚刚扫完的地上。
刚刚扫完。
刚扫完。
扫完。
完。
……

陈果:……


在老板娘手里的扫帚掀起的飕飕飕飕非常狂暴的破空声中。
方大侠反应迅速地起身手里抱着小马扎就往外百里冲刺一样的狂奔!
而且还跟个十几年没吃过瓜子的人似的机智并迅速地把瓜子包严实唰一下塞袖子里了!
也没有忘记把充满同伙爱的风凉话丢给叶修,试图噎他一下。

方锐:叶某某,恕我直言。你的人生信条应该加上一句话。“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你居然连林大侠给我买的瓜子都敢嗑!
叶修:呵呵。


理论上来说,叶修的运气并不是很好。
不好到一旦倒霉起来随便喝口凉水都能(真的)塞牙。
但是另一方面来说,他的运气又真的非常好。
因为他命大。
兴欣客栈的众人其实已经见过他遇了不少次险了。
但是从来都没有一次险能让他们欣赏一下血流五步,天下缟素的苦逼结局。
大家还是有点失望的。

可能人生信条就是比较给力吧。
帮助挡下无数天灾人祸。
真是万能!堪称无敌!
简直可以和主角光环一拼了。


账房先生罗辑:我居然算不出来今天叶先生倒霉的概率……
包荣兴:小弟!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吃吧!我饿了。


方锐畏罪潜逃了一盏茶左右的时间,清清爽爽地回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个魏琛。
这俩人跟俩大小孩儿似的,席地而坐,一人手里还拎着一个榔头。
这会儿他俩都低着头,吭哧吭哧地,苦大仇深地……
一榔头一榔头砸核桃。
砸核桃还不算,他俩不止砸,同时还要吃。
说话的声音里还充满了怨念!

方锐手上动作利索,把核桃一把一把包进准备送去给林敬言的纸包里,幽幽地道:可能脸长得好看声音听起来好听就是比较受小娘子欢迎吧。
魏琛动作甚是豪放地嚼着核桃,挑起大拇指,指指叶修,冷漠地道:恕老夫直言,在我看来,你天天都穿的贼难看。简直不愿意多看你一眼。
陈果:我今日觉得你俩说的很对。

她真的觉得这穿着打扮根本不能忍!
简直是乱七八糟!
完全是破破烂烂!
品位糟糕到了一定的境界!

抬起眼睛看她一眼,叶修笑呵呵。
他说:老板娘,别看了。鄙人知道你现在恨铁不成钢,而且比较想把我的头拧下来蹴鞠用。
然而我的脑袋并不适合蹴鞠。
更不用说你一出场就坑己方成员,这活动还是就别想了罢。
陈果:……

又拎起扫帚,桀桀笑得如同凶神恶煞,陈果阴森森磨磨牙:那边门可还没关,赶紧地,出去罢。


叶修还真出去了。
坐了这么久,刚好他晒太阳也晒够了,无聊也无聊透了,老板娘又恶狠狠下逐客令,他也就恭敬不如从命地出了门。
拐到卖胡饼的店铺前,他问那老板一伸巴掌,乐呵地晃悠着手指头——意思是来仨胡饼,大侠我马上就饿瘪了。
然而胡饼到手了,他吃都吃了一半了,突然发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他钱袋不见了!


叶修还是有辛苦赚钱养活自己的。
城门口有个收拾得乍一看倒是挺正经的小窝棚,他平常起了早就往那边装神弄鬼去也。
装甚么神?弄甚么鬼?
算命测字看风水。

偶尔他心情好,也就乐意去除个魔卫个道。除魔卫道对于他来说横竖也就是只须拎起千机伞一指,所以并不算什么麻烦事。伞尖伸出来之后,甭管他是哪个山头哪个精怪教出来的灵,准会被妥妥地吓得哭成狗,而后屁滚尿流团成团麻溜滴消失。
简单,省时,有钱赚。何乐而不为!

所以我们可以得知:叶修武功真的是奇高。
所以他在江湖飘,就算运气不好,刀也挨不着他。


言归正传。
叶修把嘴里最后那一口饼子咽下去。
死皮赖脸,插科打诨,力图赊账。
其实他和卖胡饼的大哥也不算是不熟,奈何大哥今天好像是被家里的河东狮给骂了,心情抑郁得很。也不听他舌灿莲花百般讨饶,手指一伸掏了掏耳朵,果断决绝:
拿不出钱就别走了。
叶修含恨袖手,无语凝噎。
——江湖救急!我需要江湖救急!

突然,他听到身后有一声含着笑的,清亮而温润的声音。

嗯……看这位侠士甚是为难啊。……嗳!店家,不如我来帮他付罢?
横竖我这会儿也有事要找他帮忙……需要多少银钱?你这也算是助我卖他个顺水人情啦。

声音的主人是个少年公子似的温润的小道士。
身上长衫是湖水一般浅淡的碧蓝色,袍角衣角都细致地绣着些水波似的图案,是蓝溪阁出来的人。
背上又负一柄长剑,简简单单用布包好,朴素地敛了剑锋凌厉的气势。
一头黑色的长发,在脑袋后头用和衫子颜色差不多的浅色发带简单一束,扎了个高高的辫子。
气质温和内敛,半点不张扬倨傲。
而且还很乐于助人的样子。
——不愧是气气派派的大派子弟!

这小道士更出彩的更吸引人视线的,是不太明显的那一颗点在他一双略略垂着的黑白分明的眸子下头的泪痣。
结合那张本身就让人看了觉得温润贴心的脸庞,这泪痣真是说不出的……
顺眼!

叶大侠改主意了。
他不仅需要江湖救急。
他还需要一个老婆。

拾壹
叶修:方才真是多谢你了。——还有,小友啊。我发现,你长得,真好看。
蓝河:只是举手之劳,不必客气。唔……好看?多谢前辈夸奖,我尚当不起这一句夸……咳,我方才与那卖胡饼店家说的也是真话,我是当真寻您有事……奉师命捎书一封,蓝雨有些事情与您要有些说道……嗯,前辈?可有听到我说话?
叶修:嗯,听到了,回去定好好定夺合作的诸多事宜。比起这些,有一事想问——小友你名叫?
蓝河:蓝雨观附属,蓝溪阁内大管事之一。我叫蓝河。
叶修:好的。蓝河小道友,你长得这么好看,要不要和我一起困觉。
蓝河:……
叶修:不要?那换一个。小道友,你长得这么好看,要不要和我合籍。
蓝河:……

拾贰
贫道的人生信条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就在今天,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不能死的道友。

他真好看,我想和他困觉。
……
然而。

我本将心向明月。
奈何明月不跟我合籍!
明月还觉得我有病!
明月还把我一脚踢下床不让我继续了!

拾叁
中间省去若干字。
简略总结为:啰哩巴嗦的一大堆追妻艰苦录。

…………

这个故事的结局自然是,他们幸福地在一起了。

拾肆
小友,一起困觉伐?
说这话之前,你……你先从我身上起来……唔唔唔……

【完】

评论(3)
热度(37)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