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你想我了”

叶大大生日的预热小段子,倒数一天
我流叶蓝,傻白甜,已交往

蓝河嘴角一抽。
下午四点多,他刚睡醒,正准备给嚎个不停的儿子倒点猫粮,就听到嗡嗡嗡嗡——手机福至心灵地一声响。
于是认了命地把猫粮袋子丢到一边,强行无视吃了睡睡了吃的,油光水滑、肚皮滚圆如一个小西瓜的,正咬牙切齿地抱着猫抓板发泄不满的儿子。蓝河随手抽了张纸巾,使劲擦掉手指上的猫粮味儿,然后低头划拉了两下,解除锁屏,点进绿色的信息小图标里。
啊,来自叶修的,令人肉痛的越洋短信。

“你想我了”

用的是非常沉稳的陈述句。
蓝河:“……”
他对着手机沉默半晌,果断地飞快发了一行字过去。

“我如果说没有,那你会不会很尴尬?”
“会”

……
为什么这么耿直?叶修大大,这和你一贯的套路相去甚远啊!
对着屏幕无语凝噎直愣愣地憋了半天,蓝河还是随随便便摁了摁九键输入法的6键,选中第二个候选字节。
顾不上什么肉痛不肉痛了,他惜字如金地,迅速地回了一个字过去。

“哦”

很快,回信就来了。
顺理成章的,接下来的一来一往的回复,相互之间对着呛得话变得非常之……幼稚,也非常没有营养。

“你想我了”
“哦”
“哦什么哦,你倒是说说啊?”
“……你想我了?”
“对,我想你了,特别想,超级想,能多想就有多想。你看,我可没装傻”
“嗯,好的大神。但是我并没有想你啊”

我TM终于扳回一局!
蓝河看那边沉默了,得意地感觉,他这会儿要是有条尾巴,肯定在一晃一晃地大唱凯歌。
结果,大长段来得很突然,就像龙卷风。

“你男人我在外面奔波劳碌一整天,现在连残羹冷炙都没吃上一口呢,外套也被我落在出租车上了。行走在苏黎世夜晚的冷风中,挨饿受冻,还不忘了发短信对蓝大大嘘寒问暖……你看看,你这样我的心就有点冷了”

蓝河又一次不负众望地,对着屏幕,被哽得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良久,他认了命地叹了口气,认认真真敲了一行字过去。

“……行行行,好好好。我想你了,大神!苏黎世晚上十点多了吧?不早了啊!既然没吃没穿就赶紧回屋呆着,不要杵在外面吃风。”

蓝河把手机扔回桌子上,俯身伺候他和叶修养的那只横行霸道张牙舞爪的猫大爷去也。


凌晨。
蓝河窝在被子里,怀里抱着儿子,一大一小都缩成了一团,睡得正香。
故而他手机幽幽地亮起的一点荧光并没有被注意到,只是静静地照出了满室的静谧。
锁屏上推送了新消息,而内容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50)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