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人生空虚只好拥有负累

祝你生日快乐

蓝河生日快乐!!

我流OOC注意



沐雨橙风 16:23:25

小蓝河! 

蓝桥春雪 16:23:28

我在我在……怎么啦苏女神? 

沐雨橙风 16:23:30

叫女神多见外,直接叫沐橙就行! 

沐雨橙风 16:23:32

[图片] 

沐雨橙风 16:23:34

嘘,我偷拍的! 

蓝桥春雪 16:23:36

哎?你们在做蛋糕? 

沐雨橙风 16:23:39

嗯嗯对呀,叶哥还不让我说,我 

沐雨橙风 16:23:42
哎呀呀他过来了! 


苏沐橙头像灰下去,蓝河估摸着她要开始“苦战”了,不由得在心里给小姑娘摇旗呐喊。 

照片里拍出来的叶修不算很清楚,可能是因为这真是苏沐橙“偷拍”得来的第一手资料吧?蓝河磨着牙,手指在屏幕上用手指头恶声恶气地戳了几下,还是很不争气地点了“保存”,然后退出聊天窗口,点开了相册。

叶修是背着光站着的,蓝河半个月之前给他挑的那件新衬衣正服服帖帖穿在身上。除了下摆一个掖在裤腰里一个垂在外面之外,其他一切综合看起来他今天这形象还是挺端正的。 衬衣袖子随便地一叠,又高高地一挽,层层叠叠的堆在手肘上头,谨慎的像是生怕被弄脏了一样。

模模糊糊地看来,那人脸上还沾着一些如春日悠悠的飞絮似的白东西,蓝河觉得那大概是糖霜或者面粉或者奶油……反正就是那一类的玩意儿。 他已经把那张脸放大放大放大到了手机相册没法再放大的地步,功夫不负苦心人,蓝河最后辨别出来地信息是:那人微微蹙起的眉宇之间,也乱七八糟沾了白色的粉末。 

蓝河实在是忍不住了,噗哈一声笑了出来,手里握着的手机也跟着他耸动的肩膀一起,一抖一抖的。等到笑够了,又感觉心里充斥着饱胀的暖意,一路爬上他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暖得眼眶直发烫。 

今天是他生日。 

可其实他连一条祝自己“生日快乐”的动态都没发,对他来说这一天平静的一如既往,只是早上起来做两人份的早饭的时候,让热腾腾的阳春面的面条底下比起往日又多埋了一只荷包蛋。 

吃完饭,留下的自然是杯盘狼藉的桌面。理所应当地,或者说已经成了习惯,蓝河自觉把碗筷都收了,小心地捧着它们到洗碗池,拧开水龙头哗啦啦啦地洗洗涮涮。冷不丁地叶修溜了过来,手里还握着蓝河手机,长吁短叹,啧啧啧啧,感慨不已。 


媳妇太受欢迎,这可怎么整?哎我这个危机意识突然就变强了。 

……你折腾什么呢?手机给我我看一眼—— 

满手洗洁精的,给你你这会儿能拿住?来来来,哥给你帮帮忙啊。 

叶修那双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金贵的手拿捏着蓝河的手机,手指点了几下屏幕给他调出来蓝溪阁的群。 

别说,他的手真长得挺好看的,这种程度在大街上分分钟能被请去做手模啊…… 蓝河这边还盯着叶修的手神游着恍惚着呢,叶修那边就笑嘻嘻地把手机屏幕往他眼前一竖。 

喏,你看看。蓝啊,你说这怎么不得有点危机意识? 

蓝溪阁公会群的群名改了,弄得蓝河的脸跟着也烧起来。他张口结舌了好一会儿,赶紧一巴掌把水龙头打回原位,阻断了眼前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图景。 偏生叶修不放过他,津津有味地点进蓝溪阁的群里看了好几圈,绘声绘色朗诵着群里内容,感情丰沛如同诗朗诵。 


我看看啊,群名是……“蓝团生日快乐”,公告是“蓝团生日快乐!儿童节快乐!我们都爱蓝团!”,然后……哎我蓝,你赶紧瞅瞅,这队形也是整齐得很。 

蓝河:“……” 

不看不要紧,一看简直要了老命! 


本会颜值担当 10:34:50

蓝团生日快乐,我们爱你一辈子! 

许轻颜 10:34:51

蓝团生日快乐,我们爱你一辈子! 

送你一杯酒 10:34:51

蓝团生日快乐,我们爱你一辈子! 

流光抛 10:34:52

蓝团生日快乐,我们爱你一辈子! 

笔言飞 10:34:53

……妈呀,为啥我过生日没这待遇!

 曙光旋冰 10:34:55

因为你是二笔呀! 

许轻颜 10:34:57

旋冰哥说得好,然而我其实更关心…… 

许轻颜 10:34:59

我们蓝团呢!? 

笔言飞 10:35:02

老蓝,太阳晒屁股了怎么还不起床! 

雁翎 10:35:04

蓝团不是有家属的人么!愚蠢的二笔! 

笔言飞 10:35:08

凭什么旋冰就是旋冰哥我就是二笔啊!!!! 


哎,怎么样啊蓝大大?要不家属我帮你回一句收到祝福了谢谢大家?我看你马上就熟了。 

这,呃,那个啥,你……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家属现在就帮你回一句哈,熟虾大大。 

……熟虾是啥?!你你你你给我啊叶修我告诉你你不要轻举妄—— 


蓝桥春雪 10:36:28

谢谢大家,祝福已经收到了哈 

少女情怀总是基 10:36:30

这不像蓝团说话风格啊……? 

蓝桥春雪 10:36:32

哦,我是他家属 

笔言飞 10:36:34

我dhj\ysfej/rbxdfhj@#…… 

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10:36:35

马达一口狗粮汪汪汪! 


叶修把蓝河手机一锁搁一边,两只手一伸开始随心所欲地呼噜面红耳赤的某人整齐柔软的头发, 一边揉还一边好整以暇地继续往下说。 


好了好了,蓝大大别在这里发光发热了,老夫老妻了都,现在还一羞就上脸,你这可没啥长进啊!寿星,想好中午吃啥没?要出去的话刷哥的卡。 

这种长进还不如没有!……啊?就,就不去外头吃了吧,我菜昨天已经买好了。随便烧点有肉的菜就行,——哎哎我手机又响了,是谁啊?哎老叶你看看包子说要带着大家过来蹭“嫂……子……做的饭”?可我菜没买够唔唔唔唔…… 

话没说完就被亲吻结结实实地把后半截话给堵了回去,叶修冲着他痞里痞气地笑了笑,那欠揍模样里又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意气风发的好看。 

买什么买,出去吃!有钱,善待家属。 


热热闹闹的被一大堆人簇拥着去涮火锅,蓝河觉得脸上一阵阵燥得慌,又是羞又是高兴,难以抑制的占据了一大块思绪。 

鸳鸯锅冒着氤氲的热气,陈果笑嘻嘻的抄了筷子勺子麻溜涮肉,把蓝河的盘子堆的又高又满。他们没人不喝酒,除了包荣兴,兴高采烈开了罐青岛咕嘟咕嘟一口气不带喘地猛灌,怀里亲昵地搂着一个被他那酒味熏得眉头都皱成一团的罗辑。 

吃火锅吃火锅,吃得一个个都大汗淋漓的。肉?那都是抢着吃的。 

陈果白了自然地从蓝河盘子里夹肉吃的叶修一眼,筷子一伸对着他指点,说哎又不是你过生日怎么你染指小寿星的食物!叶修就笑,一边嚼着羊肉一边口齿不清的回,说老板娘啊你这话不对,他整个人都是我的我怎么就不能染指他碟子里的肉了,你说对不对啊,蓝? 

蓝河沉默——怎么说来说去我都要被拉下水啊?

纠结了半天也想不出一句话回应心脏的那个人,干脆拿起筷子实行“食不言”去也! 

你们看看,我就说我家属不经逗,对不对。 

叶修挑眉看看一圈人,耸耸肩,自顾自捞了只熟了的虾丢蓝河碗里。 

这饭热火朝天地吃了俩小时,酒足饭饱的兴欣众除了姑娘们之外都一个个毫无形象、软若无骨地往椅背上一靠,一副“我已经是个废人”的架势。

 包间里冷气开的很足,叶修慢慢腾腾一站,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嗓子,手里似乎握了个正方体的小东西。 

……那啥,大家都在,刚好做个见证哈。我有个问题得问问寿星—— 

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辈子过日子啊?许博远。 

手指动了动,小盒子被打开。

蓝河也就惶惶然地一低头,往盒子里一看,就懵了。 

红色的天鹅绒垫子上,躺着一个简简单单的戒指。 

小蓝,蓝河,蓝啊,博远?回神,回神!这还没答应我呢? 

我……我……我——我当然——要和你过一辈子! 

包荣兴就在旁边大声地吹起口哨嗷嗷呐喊。 

——恭喜老大贺喜老大——!!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恩恩爱爱甜甜蜜蜜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叶修看起来也挺高兴,亲自把戒指给蓝河往无名指上一套,得意地挑挑眉毛盯着白皙的手指使劲瞧,漫不经心地回了包子句话。 

贵子是真的生不了啊! 



吃完饭叶修就跟苏沐橙走了。那人手指戴着的上同款的戒指显得特别特别顺眼!而且我今天是正式见了家长了啊,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蓝河乱七八糟地想着,带着一种想要掉眼泪的冲动。 

在苏沐橙给他发消息之前,他一点也不知道叶修是去干什么的,以为是女神有公事找他,也就知趣地没阻拦或者打扰。

但他根本没有想到,叶修是去跟苏沐橙学做蛋糕了…… 

手机又响了起来,蓝河急急忙忙把它捞过来握在手心,哆哆嗦嗦点开聊天窗口。 



君莫笑 17:48:39

[图片] 

君莫笑 17:48:42

人生中第一次做的蛋糕,马上可就到家了 

君莫笑 17:48:45

不好吃你也别不高兴啊,我不怎么会这个 

君莫笑 17:48:46

蓝啊,生日快乐 

君莫笑 17:48:46
我爱你 

喜悦像是一辆开到最高码数的卡丁车似的,在心房里横冲直撞。 
蓝河是真的忍不住了,他咧开嘴,笑得颇有点傻乎乎的,高高兴兴神采奕奕地起身,打开家里很难那扇一只手还是很难打开的防盗门。 

蓝桥春雪 17:48:47

我也爱你 



FIN

评论(3)
热度(53)
© 情诗作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