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斯莱特林五年级的轰焦冻,收到的圣诞节礼物是一只站在槲寄生下头的绿谷出久。

HPparo,年龄操作
双斯莱特林,轰五年级,小久一年级
小胜是格兰芬多四年级的爆炸boy,偶尔搓个火球开个BOOM。茶子梅雨这些小可爱们都是其它学院的三年级小朋友啊哈哈哈
我流轰出,欧欧西,开心就好

圣诞节,啊,圣诞节。
啊啊啊啊啊!圣!诞!节!!
丽日御茶子双眼放光,唱出了咏叹调似的感慨。
陪着女伴在霍格莫德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晃悠着,蛙吹梅雨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围巾手套斗篷长袍,可谓是里三层外三层。
嘴巴里慢吞吞地啃着从大厨房讨来的小饼干,她眨了眨眼睛,歪着脑袋做出个写满
“无法理解”的表情……
小茶子肯定又有些奇奇怪怪的主意了吧?

小梅雨,小梅雨!
丽日亲热地叠声喊着梅雨的昵称,漂亮的眼睛眨呀眨,微微卷翘的睫毛上沾着一些雪花。小梅雨,你知道吗,站在槲寄生下面的人呀,是不能回避亲吻的!
嗯?我知道呀小茶子。突然说这个……莫非……又是关于绿谷君?
嗨,小梅雨,你低估我啦!小久他还是个入学才半年多一点的小孩儿呢,我横竖也是不会看上他的虽然他真的很可爱我很想抱抱他……啊,倒是轰那边动静挺大。所以说呀,小梅雨,我觉得可以当个千里姻缘一线牵的——那什么,东方的——喔喔喔!月老!
她树了个大拇指,也不知道是给谁的褒扬,志得意满:刚好撮合他们一把!
……
梅雨默默地低下脑袋。
小茶子,虽然你喜欢去图书馆看书,这是很好的……但是也不要看一些……呃,咳咳,的内容啊。
而且,硬要说的话,你也应该是红娘吧……






轰和出久,严格说来是真的不打不相识。

轰焦冻,斯莱特林五年级,父母双方都出身于名门望族,血统纯得不能再纯,标标准准的小贵族一个。
轰和他的父亲之间有些芥蒂,这搞得他在一个方面钻了牛角尖,魔咒课上说什么也不乐意使出“父亲那边遗传下来”的全力……对战又是随机制的,刚好他又不愿使出全力,对上的又是新崭崭的一个一年生,也算公平。
没想到那一年级握着魔杖一边哆嗦一边一字一句坚定地跟他说话,言词简单朴素没有半分锐利却准确戳着他伤口,激得他也不顾心结不心结的了爽爽快快使出全力,最后以一年级狼狈败北收了场。
那个一年级,毫无疑问,就是出久了。

后来有节飞行课,那次课上出久被他那从小一块长大的、被分去格兰芬多的青梅竹马用一记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游走球狠狠地把左胳膊给打断了,疼得他缩在扫把上捂着胳膊嘶嘶倒抽凉气,疼得眼眶都红了。
庞弗雷夫人站在下面气急败坏要求暂停,爆豪表情不善全当没听到她义愤填膺的大喊,握着球棒对着出久扭曲地笑了笑。
啊?说句话啊,臭久!你不是——你不是很厉害吗!
八百万还没来得及回敬挑衅的那个人一两句,就看到作为队长的轰直接调转扫帚冲过来,往出久身前用一副非常护短的架势一挡,把小个子的少年严严实实地挡在身后,喊了个暂停。
最后人们得知,轰是亲自送了出久去医疗翼休息的。

其实出久本人没什么特别之处。
他的爸爸妈妈都是混血巫师,天资平平,所以到了他这里,出久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个“四分之一”。
绿谷妈妈最早是不抱一点希望的,她以为孩子是个哑炮。直到那封通知书掉进屋里,掉进欢欣鼓舞的绿谷手里……绿谷妈妈欣慰的哭了好几回,毕竟,毕竟,——谁会知道,这孩子居然是个半吊子的巫师呢?

既然是半吊子的巫师,那么他半吊子到什么程度呢?
就比如,他去挑魔杖的时候大半天也没找到一根肯让他用的,奥利凡德也犯难,老头儿努力用不伤人的话表达了“魔杖看不上你”的意思……直到半路里突然杀出一个欧鲁麦特。
这个有名的傲罗二话不说,一把就把出久给抓了起来,跟夹公文包似的往胳肢窝下一夹,转身就走。最后欧鲁麦特神神秘秘地送给他一根毫不起眼的魔杖,一脸严肃地说:这是最终兵器!可不能告诉别人这是从哪来的啊,绿谷少年!
欧,欧,欧鲁麦特……!!
看到偶像,出久惊得连呼吸都要忘了,结结巴巴地问的问题也是无关紧要的问题。
……从从从……从哪里知道我的名字的啊?



格兰芬多的长桌旁照例很爆炸,那是因为……爆豪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
他看了一眼斯莱特林长桌的方向,出久这心情就更糟糕了。此刻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爆豪干脆直接用蛮力把手里的叉子……愤怒地钉进了餐桌里。
明明就是个臭久!为什么?!
明明不是个麻瓜哑炮,可以啊!从小到大,居然敢……一直瞒着我?!不过是路边的石子而已,还觉得自己有什么大能耐!
切岛对爆豪这种爆炸的状态习以为常,甚至还在带着傻笑吃着南瓜馅饼,还能扭过头和三奈开开玩笑:别在意,爆豪每天都是这样的啊!也不知道他和那个斯莱特林小朋友有什么深仇大恨……哎爆豪你干嘛瞪我啊?那个小朋友可是差这么——一点,就打赢了轰焦冻,挺能干的啊!
三奈翻了个白眼:切岛你都把两条胳膊都抻开了,这算什么“一点”。
坐在赫奇帕奇长桌旁的上鸣已经惊呆了:切岛,你确定这不是火上浇油么???爆豪已经站起来了啊!!
……何止是站起来,都开始往斯莱特林的桌子那边走了啊!!
察觉到从格兰芬多那边凶猛地接近的一团杀气,作为级长,常暗正打算站起来说两句什么,就看到轰直接拽着出久站起来,一转身加快脚步离开了。
离开了。

在三奈的掌声里,爆豪更生气了。



谢谢你啊,轰……
出久挠了挠头发,抬起头对着他露出一个笑,脸上微微地有一点红。
小胜他一直都是那样的,我已经习惯了,其实刚才走不走都没有问……题的,……轰?
轰恰好低头看了他一眼。出久赶紧仰起头,对着他笑了笑。嗯,真的是谢谢啦,轰。
轰点了点头。现在两个人就驻足在楼梯的拐角处,而目前为止这两个人都没有发现……
他们的头顶上,垂下了一枝槲寄生。

在槲寄生下面的人,是不能拒绝亲吻的吧。

打破沉默的还是轰,他低声问了这么一句,而出久呆呆地眨了眨眼睛,“唔”了一声。
然后,嘴唇就被堵上了。

……那么,我开动了。


评论(8)
热度(89)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