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富可敌国的小偷和一无所有的公主

空间看来的梗
没写完,暂时写不动了,TB不知道有没有C
我流敦芥,可能ooc




中岛敦是个……非常有职业道德的……小偷。

“敦君,你不觉得‘小偷’这种称呼……非常的老土吗。”

太宰治耸了耸肩,毫不留情地送给敦一个巨大的白眼。
其实硬要说起来,太宰应该算是带敦“出道”的老师。
他对敦这种异样的耿直带着一种半是唾弃半是嘉奖的态度,脸上带着的笑让人联想到老奸巨猾的一只老狐狸……
简直隐隐约约地都能看到他背后藏着的那条大大的狐狸尾巴的一角。

“哎?但是太宰先生,我本来就是一个‘小偷’啊……”
“……算了。在这种你听不进去的事情上果然没法跟敦君你较真啊!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徒弟嘛,谦让小辈我还是懂的。”

太宰嘴角抽搐了一下,好像是在忍着笑,摊开双手表示放弃。
和敦争辩这种问题,多半是白费口舌。

“反正我比较乐意称呼自己为‘怪盗’……虽然这和你那个戴着羞耻帽子的师娘不谋而合。敦,下一个目标是哪里,记住了吧?”
“记、记住了。可是太宰先生……我看过相关的文献了,也问过了国木田先生,那座古堡的主人……我记得应该是已经一贫如洗了吧?去那里也拿不到什么吧?还会给主人带来困扰,而且我现在也很有钱了——”
“我告诉你的地方,截止到目前出过一次错吗?”
太宰继续保持着那副圆滑狡黠的老狐狸样子,“敦君啊!你还是个年轻小伙子呢。这么无欲无求,可不太好啊,师父我就是很担心你这一点。”
“……”

你告诉我的地方,有几次没出过不大不小的错啊?太宰先生……

“而且古堡这种地方,说不定会有公主在。我这也是用心良苦嘛,毕竟——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

太宰先生想让一个人闭嘴的话,就有无数种方式把那个人噎死……敦心里两条宽宽的面条泪如一江春水浩浩荡荡向东流。
沉默着点了点头,这个和太宰先生共处的“伤心地”他是一秒也不想多呆了……
毕竟敦是个很爱惜生命的人,他有种强烈的预感,再多呆几秒可能真的就被噎死了。

“等你的好消息啊!”

太宰皮笑肉不笑,对着落荒而逃的年轻人的背影悠悠闲闲地挥手。
——我等你赶紧添个徒媳妇啊!



这个古堡很大,很空,很……很穷。
芥川龙之介醒过来的时候,就躺在这个古堡又大又软的床上了。

芥川摸了摸自己的头。头上没有什么大的伤口,更没有流血,但是疼得厉害,好像遭过什么重击一样,疼得他脑袋里浑浑噩噩的。
关于过去,他能想起来的只是一片空白。
不是记不得很多事情,而是根本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坐在这个很大很大的圆形床上想了半天,想得太阳穴都突突地跳,还是什么也想不到。

被褥很软,房间很空,四周像死一样的寂静。
芥川从床上爬下来,莫名其妙地发现自己穿戴得很整齐——黑色的风衣,里面是白色的衬衫,袖口和衬衫的下摆有层叠的白色花边,领口扎着一条白色的领巾。
他在这个古堡里慢悠悠地游逛了一圈,得出的结果是:这里什么也没有,是个空空如也的地儿。
我可以在这里住下了吧。
半开的窗户里撒来一丝阳光,映亮空气里的浮灰,像是默许。


古堡装潢虽然依旧华丽,可是蒙了一层灰土,怎么看怎么像是年久失修的样子。
敦擦了擦额上的汗,吸了口气,“嘿”一下容易地翻过古堡外面带刺的、高高的栏杆。
他其实很久没翻过……墙……了。

轻手轻脚的又翻过窗户,敦跳到室内,四处看了一圈,得出结论:
这不是什么也没有吗……

他松了口气,打算不惊动任何人就离去,结果一回头——吓得差点嗷一嗓子叫起来。
脸色苍白的青年低着头看他,眼睛是黑曜石一样好看的沉沉的黑。
天哪,敦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起脸呆呆地盯着对面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看……

太宰先生,您这次好像真的说对了啊啊啊啊啊!
……但是公主不都应该是穿裙子的吗?

评论(3)
热度(37)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