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情诗作家

一见钟情

搞个学园paro玩!
想出梗就有下一更
我流敦芥无脑甜饼 OOC可能





呃,这,这可能说起来有点难为情……
我爱上了我的国文老师。
而且是非常俗套的……一见钟情。




太宰治笑眯眯地把门一推,理直气壮地蹭进1-F的教室里,对着所有的同学们兜售他那灿烂得像是没安好心的笑。大家对此也早就习以为常,并且心知肚明,他太宰治露出这种笑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于是都把目光挪到一边去,假装根本没看到这么个大活人。
太宰治于是用一种哭天抢地的口吻开始大哭可怜——我说你们一个个的!对太宰老师的情谊,就这种程度吗?老师好伤心啊——你说是不是啊敦君?
这会儿中岛敦手里捏着绿茶饮料的盒子,正一边喝,一边咬着吸管走神。结果他无端被点了名字,吓得饮料呛进气管里去,伴随而来就是疯狂地一阵咳嗽,一张白净好孩子的脸都给憋成猪肝色,凄凄惨惨戚戚,惨不忍睹。
为……为什么是我啊……

达成目标,太宰治也就不接着捉弄他了,站在讲台上拍拍巴掌清清嗓子:大家听着!森鸥外准了我的假,所以我马上要去和你们师娘度个——没羞没臊的——蜜月。综上,这一个月内,国文课就由我的得意门生来代课。他其实也没大你们多少,两年前还可以算是你们学长呢!
屋里骤然叽叽喳喳喧闹起来,就像炸了锅。太宰治完全没有维持纪律的打算,只是探头对外面喊了个名字。周围太吵,敦没听清太宰喊的究竟是什么,只是觉得这名字的音节模糊听起来很舒服。
再一收神,讲台上已经多站了个人。
鸦黑色的短发,发尾染着灰白的颜色,眼睛也是黑沉沉的,看不出什么光采,脸庞可以说的上是苍白,没有血色。相比起来,这年轻人的气质不像太宰那种滑溜溜老狐狸似的圆滑,倒是像锐利的刀。

鄙姓芥川,初次见面。

……名字念起来果然很舒服。
敦眼睛都直了,心里第一时间颇显荒谬地浮出这样的感慨。
然后,下一个感慨就是——
他长得真好看……




芥川不教课的时候说话很少,一张脸庞苍白又冰冷冷,带着分明磨不圆的锐利的棱角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
在敦眼里这块冰倒是平白笼着一层隔世的飘然,只觉得他真是好看。

清冷略低的嗓音在他附近低低地响,芥川在慢慢地读着手里的读本,加以注解。声音不算大,但是含着一种莫名的气势。
纤长的手指倦倦地搭在书本那颜色暗红带着光泽让人联想到红木的硬壳的外面,漂亮而狭长的黑色眼睛微微眯着,散出一点恰到好处的锋利。

「……其实,放眼眺望,佳景处处,令人目不暇给,花色鸟音如何评定优劣呢?只得于狭窄的垣内,尽量设法,使能体会四季变化,种植春天的花木啦,秋天的野草等,好让那些无人倾耳的草虫有所栖息之处,也好叫知音的人儿欣赏欣赏。 ……」①

“知音的人儿”……怎么想也不会是我吧!
敦托着腮帮苦笑了一下。芥川是有人追求的,虽然有些奇怪的是那是个女人——在倒追芥川。是个金色短发挽在脑后的漂亮女人,看到她的同班女生对那匀称高挑的身材和完美的纤腰长腿议论了很久很久。
她们说那女人在见到芥川之前同样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看到他的时候就忍不住在那里露出一点点怯而漂亮的笑脸了。
她是来送饭的,饭盒里的玉子烧和梅子饭看起来就像是大饭店做出来的东西一样精致哪。
哦,她还带了份抹茶味的戚风蛋糕——说是芥川先生喜欢茶!
女生们叽叽喳喳地说,敦辛辛苦苦地从她们的议论里筛出有用的“情报”。

他这边正走神,那边冷冰冰的教师就点了他的名字;芥川蹙着眉,看不出什么高兴的情绪,说话的时候语调也是很平板的。

“中岛,读一下下一段。”

……糟糕,他刚刚讲到哪里了?




理所当然地,敦被芥川喊到了职员室。
得知恶噩耗的时候,敦正愁眉苦脸地窝在教室里攥着手机噼里啪啦给太宰发信息。
「太宰先生!!!!被芥川,……老师,给喊去职员室了,这会不会,很很很很很危险?」
那边回的很快,语气也非常轻松,但敦此刻感受到的确实是死亡的威胁……
「啊?被我那学生喊去可不会有什么好事的哦敦君。」
「那那那那要怎怎怎怎么自救呢?」
「啊,这个啊?怎么说呢……自·求·多·福♪」

……
得到了这种真的是一点用也没有的回复啊!
敦默默地把手机握紧,塞进兜里,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坐在他后面的泉镜花脸上写着“同情”,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
谢谢你的加油,小镜花……
还有就是,拜拜了,我的茶泡饭……

敦蔫头蔫脑地往职员室走,路上遇到夹着他的宝贝笔记本的国木田独步。他对着国木田行了个礼,对方点了点头,拔腿正要走——却突然又停住了。

“被芥川罚了?”
“啊?啊!是的,上课的时候不小心走神了……”
“芥川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小心一些,中岛。”

敦,“……”
我又不是去出那种难度SSS的任务,国木田老师你说的太严重了……

“芥,芥川老师!我……啊,您喊我有什么事吗……”
芥川还是蹙着眉,敦这会儿突然就怂得要命,手里都是汗,觉得心都跟着一揪,语无伦次。
芥川抬起眼睛看着他,黑漆漆的眼睛像是雪天夜幕中的苍穹一样,沉沉地垂下苍茫暗哑的暮色。敦几乎要呆滞了,他笔笔直直的站着,很僵硬,心里重复着一句可以说是不经的感叹:
我的——天哪!他真好看!

芥川没什么反应,只是盯着敦又看了一会儿。神色虽然依旧凌厉,眉头也没有舒展的意思,但是敦隐约感觉……
芥川似乎……没有生气?
“笔记。”芥川又不看他了,低下头去,抽出一本裹在黑色皮套里的笔记本,“把走神时的东西补一下。”
“啊?……啊!谢谢您!还有……对——对不起!”敦慌慌张张地伸出两只手,恭敬地捧过那本子。芥川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回班级等待自习开始了——可是不知哪根弦搭错了地方,敦突然又发问了:
“您……您喜欢抹茶蛋糕吗?”





—TBC—

评论(1)
热度(31)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