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情诗作家

*意识流,文风已在诡异的路线上越走越远(笑
*本命CP经我一写就一点也不萌了。
*练笔,超超超超超短。

*


应该是更小一点儿的手掌的。

六道骸瞅着棺材里躺着的人。由那一群黑手党们笨手笨脚剪下的大朵大朵白蔷薇填满了除了容得下一个沢田纲吉以外还空洞得多的棺木。这沉重的玩意儿封着死者,因而没得到什么氧气的那些花瓣儿看起来也颇不新鲜,只是衬出死去的大空燃烧尽火焰之后的苍白无力的状态。嗤,彭格列破坏计划成功——骸本想这么说的,顺带嘲笑一下一直喊着要保护自家那群自然灾害们而战斗、结果却死的最早的彭格列十代目。他却没能顺利地让恶意吐出来。

这只手上本来应该是更柔软的。

他把纲吉的手抬起来。僵硬而毫无生机的惨白色皮肤上隐约透露出来一点儿尸体共有的特性,青紫的淤青渗透于那本来还能算是年轻的皮肤之下。令人发笑的地方在于这个青年居然把指甲修剪得就像是接受仪表检查之前的小学生。你本来的手可没这么多茧子啊,那之前的你年轻的多了。

不过比起那个时候,你也已经老了十年了,彭格列。他想。

干脆把整个裹在特有的斗篷里的人抱起来,尝试着用唇瓣去触碰安静的可怕的躯壳。尸体是不会对情热作出反应的。于是他更加放肆地去亲吻他,亲吻一具无生命的空壳。

让人厌烦啊,骸停下动作,把毫无反应的家伙死死摁在怀里。


还是黄蔷薇好看点儿吧,彭格列。



[Fin]

评论
热度(2)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