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情诗作家

*随手脑洞*


*

我总觉得你是永远都看不见的。


*


“左边第三瓶才是盐,”Mole骨节细长的手指对着灶台旁边的一堆瓶瓶罐罐指点了几下,“别碰那瓶蓝色的玩意儿,它是洗洁精。”

身上系着恶俗的粉色围裙的Lumpy在他的指挥下总算摆脱了手忙脚乱的窘境。Mole耸了耸肩离开厨房,伸出手摸索着打开收音机,纯熟地调频,一档他听了无数次的曲子继续响起。厨房里传来香味儿,慵懒的味道侵染四肢百骸。他抱着个Lumpy非塞给他的鹿型抱枕陷在沙发里,闭上的眼睛睫毛纤长而浓密。

就像是女孩子的眼睛,虽然说话者这之后一个月都没得到他的好脸色,但对方对此种种都津津乐道地时不时拿出来一提。柔软的额发垂下来遮住了鼻梁的上半部分。

“做好了哟,Mole!”


吵闹的声音响起来又终了,盘子咯噔一声被扔在桌上。蓝发的男人亲吻他高热不退的额头,他猜那人一定是在笑着的。


*

评论
热度(16)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