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情诗作家

*明天就要领成绩,危急时刻来一发
*顺便庆贺我自己居然有70粉……(激动cry)
*罗斯巨巨我就是要虐你。
*设定与巡音Luka的魔女与Sound Horizon的磔刑的圣女有些相似。


*


“将着了魔的圣人,极恶的勇者,处以极刑。”


他异色的双瞳里神色涣散,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围在十字架旁堆起来的木柴垛旁边的人们。那中间有哭泣的女人,表情露出十足地厌恶的男人,一无所知天真愚蠢的孩童。他们对于他的死就当是看个笑话,处刑?那只不过是砍掉一只长了獠牙生了利爪就猖狂得不得了的幼狐的脑袋而已。再说,在他们看来,这只狐狸也就是王用来玩弄的棋子,一条驯养好的狗,想什么时候炖了做汤或者当成诱饵打一次猎,都是天经地义。一只没人要的狗,谁又会把它当成座上宾?


马上就会过去的,阿鲁巴抬头看了看阴郁的天空。他其实动一动手指就能简单地把这个村子给弄成一片荒芜,他能一下子就杀掉那个觉得他只是棋子的愚蠢的王,他也能正中艾鲁夫下怀地逃到魔界去,当上什么所谓的四代魔王。当然他也可以什么也不做,站着等死。


人的生命真是短暂啊,他想了这么一句话,不过立刻又吐槽了自己。不,我不能算是人了吧。比起这个,罗斯……不对,西昂留的作业还没写完,怕是要死定了,肋骨这又得断几根啊。阿鲁巴突然冷静而没来由地腹诽起这个,他郁郁地笑,怀念着那个过去的称谓和狭窄的牢屋。


牧师把他的手脚用冰冷的铁钉稳妥地钉在粗大的木头上,铁锈斑斑的钉子就那么穿透了他的四肢,这带来的触感实在让他觉得比疼痛还糟。带着生命温度的血从身体上凭空开出的洞眼里流出来,染红他黑色袍子的下摆。真疼,真冷。


特意挑在西昂不在的时候选了个小村子行刑,连露基碳都瞒过了,这个国王倒是挺厉害。阿鲁巴活动了活动被荆棘捆死在十字架上的胳膊,却发现这个小动作让血流得更多了。


火焰温暖地燃烧起来,从他的衣服开始向上蔓延。






*


评论(11)
热度(12)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