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叶蓝]租房前要先看看风水

一看我要坑了,既没时间也没灵感,谁给我个梗我好写后文啊,我哭泣。先把写完了的放出来闪一闪,有心没毅力的人就是我。

架!空!OOC!!(。)





*



蓝河现在有点惶恐。他手里攥着张小破纸片站在寒风里瑟瑟发抖,让人不禁想起欧•亨利的那篇著名的散文……呸跑题了。这张小纸片儿是十分钟前从蓝河身边路过的神棍说着“诶呀年轻人看你眉清目秀长的有鼻子有眼煞是惹人喜爱想必你是要找这个地方没错吧”硬塞给他的。



严格来说只要是个人不就应该长的有鼻子有眼吗,完全不像是在夸我啊。反应过来的小蓝同志低头确认着手机上的地址,顺便拿着名片和屏幕上的字体比较。鉴定结果是一心同体的俩双生子,路边的不靠谱的人给蓝河的名片居然真的和他的目的地对上了。刚刚那位老同志是怎么预言到蓝河的革命道路和目的地的,中共七大他是不是参加了还确定了党的革命纲领?



不想了,当务之急是去找到自己要租的房子。蓝河摇了摇脑袋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干净,拿起手里闪亮亮的土豪金,划拉着肾五特别长的屏幕,给他要租房的那个公寓的女房主打了个电话。



“喂,果姐吗?我是小蓝,啊对就是要租房的那个。我现在到公寓楼底下了,应该到几层去找……等等,你说已经派人来接我了?这多不好意思我自己上去不就好……了。”



陈果在电话里撂下一句“小蓝你等等我让一个心特脏的手下去接你了”就迅速挂了电话,蓝河只能手足无措地继续站在风里沧桑地思考着明天的晚饭是要继续风餐露宿地来一碗红烧牛肉面还是老坛酸菜。然后他思考的深度上升了一个层面,开始考虑见了面应该用什么口气和称呼对合租者打招呼。陈果说知道蓝河是大学生,学费都自顾不暇了,一个人租房子太不合算,干脆拉了个“又懒又省事的合租人”给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合租人,只要不太奇怪他就能接受。



杵在风里胡思乱想的蓝河已经开始考虑那篇两年之后才会交的论文的大纲了,突然闻到挺大的烟味儿,就看到一个标准宅男样的人叼着根烟往他这边走。因为风向是顺着他这边吹的,蓝河还没做好思想准备就被刮了一脸二手烟。



“你叫蓝河是吧?我叫叶修,是老板说的那啥,手下。刚乐乐在电梯里缠着大孙乱蹦跶差点把电梯整红血了,哥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来接你了。以后咱俩就住一屋了,彼此多照顾啊。”



“啊,我是蓝河……你好……”



蓝河觉得信息量挺大的,他思绪一下子从后天晚上的夜宵转回到眼前。心太脏的手下原来就是自己的同租人啊真是个天大的……蓝河哽了一下,在心里默念,这是个好消息,好消息,起码这个叫叶修的看起来不特别像坏人。



风向一转,这次轮到叶修被糊一脸烟了。蓝河看着叶修现在的装束,这人现在左脚蹬着一只运动鞋,右脚趿拉着一只明显是商场大减价只要九块九水准的兔子形的棉拖,一身蓝白条的睡衣,让人看了觉得他简直是从哪个医院里逃出来的。现在叶修流畅地打了个喷嚏,在风口继续酷炫地叼着根烟,抖抖索索地问蓝河,“小蓝啊咱俩现在也算互通有无了,咱能进屋了不能,哥穿的有点清凉。”


评论(3)
热度(21)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