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田螺姑娘

童话PARO,OOC

 


*



在一个风景秀美穿越个几千年说不定能评上5A级景区的深山老林里,有个叫荣耀的小山村。这个村子里只有几户人家,每户都有那么一亩三分地。其中种地种的最好的莫过于一个叫叶修的农民,他手下那片兴欣菜园子的产量甩了隔壁的霸图一条街,更是甩了蓝雨两条街。


“为什么哥的地产量比较高?因为文州手速不够,新杰睡得太早呗。大眼家那是因为单亲父亲养儿子没时间一心一意照顾地嘛。”


被荣耀村村支书冯宪君颁发了荣耀村种田之神奖状的叶修在村里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然后就从隔壁窜出个挥舞着锄头要和他决一死战的黄少天,还有一个黑着脸在田间低头练习真人版打地鼠的喻文州。


就算是叶修这么一个全能农民,其实也有不会的项目。隔壁的不知名的村人天天都扯着别人痛心疾首地控诉兴欣哭穷的行径,实际上叶修的家里的确不怎么豪华。一间乱七八糟的小茅屋——评价来自张新杰大大。


这两天下了暴雨,蓝雨的水田倒是安然无恙,霸图的地由于韩文清独特的钱包拿来的气质已经被好心人和他自己保护好了。忙着抢救自家农田的叶修在辛勤劳动中看见了个不知道从哪儿冲过来的挺大只的田螺,抢救工作收了尾后叶修就乐呵呵的把它往家里扛。


在塞满了用来接从天花板上漏下来的水基本上没地方下脚的屋里晃悠了一圈,叶修最终还是把田螺往水缸里一扔,在心里盘算着明天要不要把它拎到村口王杰希家里让他烹饪一下好当成这半个月里的精神与物质上的食粮。



*



蓝河是在一个一地漏雨还没干透宛如水帘洞一样的地方醒过来的。


他原来是在蓝雨的水田里安安生生过的,但是这次的大雨挺不幸地把他冲到了一片他不认识的地里。正祈祷着那条叫大春的牧羊犬能把他尽职尽责地叼回田里埋好时候就被人扛走扔进了一个缸里。


蓝河当时那叫一个郁闷啊!


还好这人没把缸子盖上,他想了一下还是现了人形,小心翼翼地拎起那条穿在他身上显得挺奇怪而且款式古旧的汉服曳地的裙摆抬脚迈出缸子——然后精准的,踩进了一滩水里。

靠!他在心里爆了个粗口,凑凑合合趿拉着那双湿透了的布鞋正准备离开这片是非之地回到蓝雨温暖怀抱的时候,蓝河就看见了这个小茅屋惨不忍睹甚至有些可怜的装潢,以及能令习惯了整洁的他感到别扭的四周的凌乱程度。


也算还这人一个人情,他想,拿起墙角的那把已经有蜘蛛在上面织网的扫帚开始了清扫。


傍晚,还没到家的叶修远远看见家里在冒烟顿觉不妙,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与效率冲进家门。结果迎接他的是整洁干净的屋子和热气腾腾的饭菜。还有一个在他床上趴着的田螺。


“诶哟,哥不是走错门了吧?”




*



出于好奇叶修今天并没有准时去看菜地,他托付给了莫凡和苏沐橙先帮他看半天,他自己要蹲守在家门外看看到底是谁在帮他如此贴心的进行家政服务。


然后就看见了从他用来装田螺的缸子里冒出一个穿着古朴长裙的人。那是个青年,此刻正如同一个专业保姆一样地在收拾着桌子上的杯盘狼藉。老魏是说过有个故事叫田螺姑娘吧?田螺青年又是啥啊,叶修通过窗户纸上的小洞观察着里面手脚麻利而且显得很爱岗敬业勤奋努力的人。


“咦这窗户纸怎么又破了……”这么小声嘟囔着的蓝河凑近窗户准备维修一下,结果就通过那个小孔和叶修对上了视线。




“害羞个什么啊,”被蓝河突然的一声叫给震了一下的叶修很有先见之明地躲在了这个小破屋子唯一一个正常的出口也就是那扇木头门前,轻轻松松拦下了准备逃逸的人,“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这么一个家务全能的上门保姆,哥高兴都来不及呢又不会吃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蓝、蓝河。”


“听着是蓝雨的啊?成了我给文州说一声你归哥了。”


“我生是蓝雨的人死是蓝雨的鬼!!放我回去!”


“说真的啊小蓝,你应该生是蓝雨的水产品死是蓝雨的生鱼片。”




*



从此以后叶修就过上了每天都能吃上热饭、穿的上打好了补丁的衣服、家里窗明几净、怀里搂着个能时不时调戏一下特别贤惠的媳妇的优哉游哉的小日子。


得知了蓝雨的肥水又流进了叶修的田的黄少天简直要和叶修拼命,当然,这是后话。


*


[Fin]

评论(9)
热度(54)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