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上课的时候开的脑洞。总觉得不该打上TAG啊。

私设如山。

唔,类似小故事一样的。严格来说是夜雨声烦×索克萨尔。

黄喻,注意避雷。



“……我叫夜雨声烦,”小小的剑客背着和他身型不相搭配的大剑,抬头看着城堡年轻的主人,被冻红的脸上扯出一个笑,“能让我留宿一晚吗?”


在术士波澜不惊的眼瞳看来,眼前的稚子可不像是个参军了的正牌剑客。但他的城堡一贯没有什么客人,空空荡荡的房间也并不介意来个临时住客。他把沉重的大门给年轻的小伙子留着,点了点头表示默许。


“你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这里好大啊也好暖和。你是第一个愿意让我进屋,不对,进城堡的人。我在路上其实经过了不少小房子的!翻山越岭,也看到了很多稀奇的物什,还有,这么大的动物!”小剑客一个人兀自兴奋的念叨着,他伸出缠着破破烂烂绷带的胳膊,比划了一个“这么大”出来。术士在前面领路,好像无心回答他的话。小人儿挠了挠鼻尖,耸耸肩膀,对着拖到地上的黑色袍摆认认真真的唠叨着。


术士的真名叫索克萨尔,他已经在这个空空荡荡的城堡活了很多个一百年。他并不懒,所以城堡的干净和暖和都是他一个人经营的结果。他本来就是挺温和的人,但是寡言,所以就成了这么个小剑客似乎在自言自语的情况出来。稚嫩的声音在大厅里回响着,可是声音的主人一点倦怠的意思都没有,继续嘁嘁喳喳喋喋不休着。


“……我告诉你哦,我就那么把那个怪物打倒了!一点都不费力的,用大剑照着它的脖子狠狠一砍,就像这样!——诶哟不成可不能在大理石地板上乱挥剑啊,如果弄坏了这么豪华的地板就算卖一百个我也偿还不起啊,”似乎是讲到高兴的地方拔出剑做了个夸张的动作,倒抽着冷气手忙脚乱的小剑客折腾得叮叮咣咣响了一阵子。他收好武器,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话简洁了一点,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索克萨尔。”


术士回身,矮了身子浅而腼腆的对小家伙笑了笑。月光洒在他没有掖进兜帽里的银色长发上,像是融化了的白银。


熠熠生辉。夜雨声烦望着那张好看的脸上温柔的笑意呆愣了一瞬,然后没心没肺的扯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还不忘呲出两颗小虎牙。


“嗯,我记住了!”



*

(有心情再接着写吧……。)

评论(3)
热度(10)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