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只有五毛的情诗作家

相亲记

*或许有点OOC。叶修已退役设定,两人交往中。



虽然是大夏天,蓝河却必须穿着高领外套,愤恨地拿着街上发小广告的给的宣传页当扇子,给自己扇风。


领子底下的脖子上有一排整齐的牙印,逼得他不得不穿着反季节的衣服出门。太阳烤的人昏昏沉沉的,蓝河的心情没来由的有点烦躁。哎,你说说,都多大的人了,平时都一直没脸没皮的,怎么听说自己被逼着得去相亲,就突然醋得一塌糊涂啊。


腰疼,还热出了一身汗。也从来没发现运动鞋能这么磨脚。大好青年蓝河,在心里不停抱怨着,往家里给他敲定的相亲地点走。


蓝河和叶修其实正暗搓搓的谈着恋爱。简单来说,他俩就是地下活动身负重大任务的间谍,双方的家长就是准备随时杀出来把俩人逮捕归案的黑恶势力。虽然叶修已经退役了,还搬来和他住了,但蓝河特别守口如瓶,至今给家里人的印象还是一没对象的小年轻。


为什么不摊牌?


蓝河回答,就是怕呗。你想想,你在家门口心理斗争了好长时间,然后挺着一层血皮牵对象回家了。敲开门,拉着人手进屋里,跪在沙发前颤颤巍巍给父母介绍,这是我男人。不被秒开大的BOSS给秒了才怪。而且被秒了,也不能再满血从复活点爬起来啊。


当时叶修叼着烟蹲在电脑前,听着他吐苦水儿,操纵着无敌最俊朗的手稍微抖了一下。嗨,至于吗。大不了哥帮你扛着,要揍先冲我来啊。没事儿,我血厚,一两下揍不死。


……叶修,你不是说你血厚吗,我快挂了,快来救驾。


坐在一看就是高材生的相亲对象对面,蓝河紧张的手都没地儿放。现在他看着服务生端托盘的手,就觉得看到了一对白花花的凤爪。凤爪现在正扒着高级的蓝山咖啡,凤爪现在把饮料放到精英女性的位儿前了,凤爪在给他递菜单。


蓝河下意识从凤爪那儿接过菜单,然后翻了两页。对着混在一堆高档饮品里,显得特别扎眼的泡椒凤爪的大幅写真,蓝河突然觉得自己从今往后要对凤爪有不好的印象了。


下意识的偷偷瞅一眼兜里搁着的手机,手机链垂在外头,那片塑料做的叶子晃晃悠悠,缩小了的君莫笑公仔跟着叶子一起有节奏的摇摆。怎么,还想逼人回想起包子曾经唱过的最炫民族风吗,蓝河果断的把手机链塞回兜里。


然后特别没出息的把手也一起塞回兜里,手指捏着小玩偶软软的肚子。


现在要说什么?昨天晚上七大姑八大姨逼着背的台词,蓝河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现在他脑袋里回旋着一堆意义不明的文字泡:你好,我叫蓝河,兴趣爱好是打荣耀,特殊技能是当临时保姆。你知道叶修是谁吗?他特别心脏,你要记得离他远远的。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随口和相亲对象交换了能算生辰八字的个人资料,再随口聊了几句,蓝河就又觉得自己没话说了,而且口干舌燥的厉害。趁着女性拿着手机出门接电话的功夫,蓝河有点忧郁的刷开微博,就瞅见主页上蹦出来一条私信,是叶修给他发的私信,气得他差点没一个电话过去催命。


叶修V:王大眼给你算了一卦,说今天相亲肯定失败。唉,可怜可怜我蓝。今天晚上吃什么?


吃你个大头鬼,怎么不让昨天晚上你喝的鱼汤里的鱼骨头卡你喉咙卡到死。蓝河愤愤的想,却还是扬起嘴角对着屏幕笑了。


结果,这次相亲当然是失败了。



FIN

评论(2)
热度(35)
© 情作诗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