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人生空虚只好拥有负累

Lullaby

给徒弟的生贺。
露白,有点奇怪的现代PARO,花店老板娜塔莎和会拉手风琴的文艺青年儿布拉金斯基。

“您也喜欢向日葵吗?”

娜塔莉娅熟练的把一束向日葵漂漂亮亮的捆好,在围裙上擦擦她沾上矢车菊花盆底儿上浮土的手指,用红色的缎带给花束缀了个蝴蝶结。

做完这一切,她抬起手将用花冠讨喜地硕大的花朵递给眼前的青年。那人背着一个挺大的家伙,在他人眼里看来活像是那些在剧场里讨几个钱儿的手艺人。

谁都知道花店的女主人不喜欢说话,冷冷清清的东欧美人儿有着高挺且细直,线条漂亮的鼻子;浓密的睫毛,淡白金色的头发,俗了说来,像是个不真实的昂贵娃娃。

可破天荒的,她头一次对陌生的男人如此感兴趣。女人清冷的声线从齿间溢出,换来青年短...

© 情诗作家 | Powered by LOFTER